阿大

LOFTER老是抽

【丕司马】冷水澡

鹤骨:

题目瞎起的hhh 欧欧西欧欧西


司马懿洗了个冷水澡在一个阴沉刮风的秋末,原因不明。


他憋屈的想骂人又委屈的想给曹丕打电话。


可他终于还是没有打的,他冷的发抖,嘴都青紫,说话都是颤音,电话打过去就像哭诉那就太不好了。


司马懿在心里滑过几串脏话,从学校的热水管一路上升到了领导一个都没落下,末了,他想,他可是司马懿好么,这才多大个事,不就是个冷水澡么。


但还是很气,整件事情不但滑稽还愚蠢,司马懿觉得自己被一股愚蠢的气息笼罩到不能呼吸。


司马懿很烦,他头发有点长,湿淋淋的贴在脖口,冰凉的水珠滚到衣服里,他就更冷了,他终于开始想自己早应该去买个吹风的,实在不行热水袋也好。


然后他就很想曹丕。


并不是曹丕格外暖和,而是大部分时候他们一样冰凉。


冰凉到接触的时候就会生出那么一点微末的热意的错觉来,但这很好,不灼热到让人想逃,也不暖到让人依恋恐慌。


就有那么一点点,藏在心里不会忽略也不会逼仄,留在指尖牵手的时候都刚刚好。


当然,司马懿想,曹丕作为一个精力充沛的中学生还是有点小讨厌,特别冬天,曹丕会突然蹿到他身边把冰凉的手从他的后领滑进去,结结实实的贴到他身上,冰的他一阵激灵。


往往还没等他讲话,曹丕就会说,仲达给我暖暖手啊,我冷死了。


于是鬼使神差他就放任了曹丕。


曹丕的手一会儿抱着他脖子,一会儿就滑去他的锁骨,总之,曹子桓同学玩够了手也暖的差不多了才会拿出来。


接着这个被他暖热的手握住了他的手,这时候曹丕总一脸严肃的说,仲达你的手太冰了这不行,我给你暖暖。


连借花献佛都算不上,可曹丕有一套歪理,凑近了对着他哈口白气,说这是互相取暖。


实在是敬谢不敏,司马懿恨不得给曹丕一张奶茶优惠券,请曹丕去抱着奶茶暖了手再来温暖他。


司马懿想,可他不会有奶茶优惠券,只好纵容这个中学生了,又想,他就像个冲动恋爱丧失理智的大学生,真让人心情复杂,这可能就是俗话说的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了。


可这个失误真是让他很折腰。


司马懿叹了口气,他的头发还在时不时的滴水,人还是很冷,但心里又别是滋味。


他看到手机屏幕亮起都是曹丕的消息。


于是他拿起手机,也没看曹丕说了什么,只慢慢输入了“散步咏天凉,空山松子落。”


过了会曹丕回复道,我也想你。



一对异地恋的丕司马hhhhhh
原诗是韦应物的秋夜寄什么员外来着,怀君属秋夜,散步咏天凉。空山松子落,幽人应未眠。想想我们懿这个傲娇应该是暗戳戳的说想你,然后我本人又特别喜欢韦应物这种很空寂的感觉就想起这个来hhhh以及特别想让我们丕丕念自己的燕歌行hhhhhhh

评论

热度(34)

  1. 阿大鹤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