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大

LOFTER老是抽

烏羽karasba:

新年第一發(°▽°)非常心急的恭喜20週年!都不敢指望啥了,能不能求出點周邊給個交童年稅的機會😂😂😂這次順利get到光哥大毛巾,過程簡直不想再提(),大概再也不想玩夾娃娃機。。。亮的剪切也簡直⋯我不接受之後再出一個來拼圖以外的解釋ಥ_ಥ醬噗爸爸給個機會!

烏羽karasba:

本來只想畫個吸貓,結果變成了這樣_(┐「ε:)_

想吸貓想吸光亮…哇的一聲.jpg

民国恩仇录/8(下半)

米瑟瑟瑟瑟:

恢复更新x应该是目前最大的坑x


上半——http://fx33649426.lofter.com/post/1d2dea69_115204fc


07http://fx33649426.lofter.com/post/1d2dea69_1122ddc0


06http://fx33649426.lofter.com/post/1d2dea69_10ee9d8d


05http://fx33649426.lofter.com/post/1d2dea69_109c99f9


04http://fx33649426.lofter.com/post/1d2dea69_1027f30d


03http://fx33649426.lofter.com/post/1d2dea69_1019315c


02http://fx33649426.lofter.com/post/1d2dea69_101271bd


01http://fx33649426.lofter.com/post/1d2dea69_101257d8


————————


“老朽贱辰,曹副竟也知道的清楚?”王允道,吩咐管家给曹操加座。


“王先生可是国家柱石,曹某怎能连寿都不贺?”曹操坐了下来,拿过一旁的酒瓶托在手里转着看,“这可是上等的好酒,王先生竟舍得拿出来。”


“正是好酒才与诸位同享,都是为国尽忠之人,国难在即有难同当,那也必然有福同享。”


整个宴会的气氛似乎由于曹操的到来而冷了几分,良久都没有人说话。


“王先生,不问我为何而来么?”


王允不答话,他知道曹操只是提个头,接下来才是他要听的事。


“曹某今来,是为了给王先生分忧,让王先生往后能睡个好觉。”曹操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端着他手里的酒杯,“想必在座都觉得,我曹操,是让董卓提拔起来的,我曹操,就是不顾国难不顾政局的、趋炎附势的小人。”他环视周围,嘬了一口酒,酒液入喉一道热线而下,直浇到他的赤胆衷肠里头,点燃他的血液,顺着血管扩散到他全身,激荡到他心脏里,“但我也不是个傻子,更不是瞎子,有眼睛看得见,有耳朵听得见。看得见什么?看得见董卓干的事。听得见什么?听得见民情民愿!现在诸位,啊、”他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了,仿佛在他身体里放了一把火,执着酒杯指点着在座的客人,“一个个一个个的,在这里哭,能把董卓哭死吗?能哭出富、哭出强吗?”


“看曹副的意思,是有何计策可除那董贼?”王允问。


“若无计,曹某何必到此?”


“那快请讲来。”


“此大事也,请王先生移步内室,曹某定言无不尽。”


 


你这回回舒县去,可有什么好玩的地方?下次我们同去。孙策一边剥着螃蟹一边说,但剥出来的基本都快碎成渣渣。别剥了别剥了,周瑜在他话没说完的时候道,将他手里的螃蟹腿抢过来,没见过你这么不会吃螃蟹的,还做大事呢。说着一边就动手剥起来,没一会剥出一条完整的蟹足来。也没什么好玩,左不过是当年玩得地方,钓鱼的那个三面环山的湖,还有以前那个我们、不对,是你常躲你爹的那个山洞……对了,我遇上子敬了。


“子敬?”孙策皱眉,“他怎么还在舒县?”


“他母亲觉得那儿清净,且家里殷实,也不需要多打拼,”周瑜将剥好的蟹足放到孙策盘子里去,“他就每日读书写字,看看报纸,有时候给我拍电报来,过得一个隐士日子。”


“哪有他这种没出来混过就隐的?”


“也没见过你这种不知道歇会总出来祸乱人间的。”周瑜笑说,“倒是你,跟我讲讲你这段时间都干什么好事了?”


孙策一下就坐直了,眼睛放光,筷子头敲了几下盘,将嘴里的东西咽下去又猛灌了一杯茶。我啊,我那都是光辉事迹。他挑了挑下巴,一副神气样子。我先前不是跟你说,我上青年会去了嘛。


“嗯。”


我认识一美国人,叫唐森的。他教我开车了,我还见了好多外国姑娘,都金发碧眼的。你看上几个没有?周瑜调笑道。看什么看上,我就看上你,孙策接着说,我现在已经会开车了,但是我爹不让我开,每次我出去还要程叔送我,我怎么软磨硬泡连个方向盘都不给摸。


孙坚不让他开车也是有道理的。毕竟在他和那个叫唐森的美国人学车的时候,是在南京的大马路上。那时候孙策第一次真正坐在驾驶位上,一脚油门踩到底,一边狂飙一边用英文狂喊“I can flyyyyyyyyyyyy!”风吹掉了他的学生帽,刘海也被掀起来,当然,最终是以撞上了一家菜摊告终,第二天就有小报说巡阅使孙坚家的公子撞车的事,孙策也因此挨了一顿打,从此安分了一阵,等上了军校再正经学车。


“除了学开车以外,也就是跳舞喝酒,看电影,和公绩去跑马场玩。”


“你说了这么多,还真没一件学习的事。”周瑜道。


“当然有上学了!不过就上了一个来月,后来、后来先生不是给我气走了,给你电话说过嘛。”孙策嘿嘿一笑。


周瑜摇了摇头说,你就是在家里才疯,改日就该给你爹说,明年让你一道跟我到公立高等学校去。

周郎腿长一米二:

#有借梗


#我自己把自己拍飞




阿策:我不依我不依,为什么他们都把你和那个诸葛孔明搅合在一起!!!


周郎:八成是因为后世那谁的什么演义吧……


阿策:我不依我不依——不只诸葛,还有其他人!


周郎:随他们说去吧,你我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就行了


阿策:我不依。


周郎:人是你的。


阿策:我知道——可他们胡乱拉郎,当我是死人吗!


周郎:阿策……


阿策:嗯?怎么了?你眼圈怎么红了?


周郎:十年了……



【多cp】三国尬演社——白雪公主

归沐言:

乱七八糟的脑洞,巨型OOC,娱乐向,不喜勿喷……


————————————————————————————————


导演:诸葛亮


编剧:原著《格林童话》改编:三国军师团


旁白:孙尚香


灯光:张辽


服饰:大小乔


 


人物角色分配:


国王——甘宁饰


原王后——凌统饰


白雪公主——周瑜饰


毒王后——陆逊饰


魔镜——孙权饰


武士——赵云饰


七个小矮人——曹操、郭嘉、荀彧、贾诩、荀攸、夏侯惇、钟繇饰


毒苹果——刘备饰


王子——孙策饰


—————————————


幕后:


周瑜:“白雪……公主……我??”


孙策:“挺好的啊公瑾!我觉得很合适!”


周瑜:“今晚你跪古琴:)”


孙策:“QAQ”


孙权:“小鹿这么好!为什么他演毒王后?!”


陆逊:“我感觉这面魔镜要玩完……”


 


郭嘉:“我魏怎么都是小矮人啊?明明除了主公我们身高都不符!”


曹操:“…………”


荀攸(翻剧本):“戏份好少,平均每人一句台词差不多。”


郭嘉:“没事,可以强行给自己加戏。”


贾诩:“你要加的戏怕就是和文若秀恩爱吧??”


郭嘉:“文和懂我。”


荀彧:“…………”


 


刘备:“苹果???孔明你认真的??”


诸葛亮:“认真的:)请您好好演。”


刘备:“…………不孔明QAQ”


——————————————


开幕(张辽灯光开启,孙尚香开始念旁白):


在遥远的一个国度里,住着一个国王(甘宁上台)和王后(凌统上台),他们渴望有一个孩子。于是很诚意的向上苍祈祷。


甘宁凌统:“上帝啊!我们都是好国王好王后,请您赐给我们一个孩子吧!”


(凌统:什么破台词……)


不久以后,凌统果然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小公主(凌统:我…… 甘宁:剧情挺好的  凌统:呵呵),这个女孩(周瑜:能改成男孩吗?  孙尚香:行吧。)……男孩的皮肤白得像雪一般,双颊红得有如苹果,头发乌黑柔顺,因此,甘宁和凌统就把他取名为“白雪公主”。


全国的人民都为白雪公主周瑜深深祝福(周瑜:不需要谢谢)。


公主(周瑜上台)在甘宁和凌统的宠爱之下,逐渐长大了,终于成了一个人见人爱的美少年。周瑜非常善良、有爱心、他经常和动物一起玩耍。森林的动物都喜欢周瑜,因为周瑜会给它们吃食物,还会讲故事给它们听。个性善良犹如天使般的周瑜,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可是,好景不长,周瑜的母亲凌统生病去世了。


(凌统:一分钟戏份系列)


甘宁为了周瑜就迎娶了一位新王后,陆逊(孙权:小鹿我的!小鹿我的! 陆逊:孙仲谋你快滚吧:)),可是,陆逊却是个精通法术的女巫。他很美丽,但他也最恨别人比她美丽。


陆逊有一面很奇特的镜子(孙权上台),从镜子里可以得到一切你想知道的答案。


所以,陆逊经常对着孙权问:“魔镜、魔镜,谁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男人?”


孙权:“小鹿!小鹿!当然是小鹿了!”


(陆逊:好想砸了这面镜子……不行要忍住)


有一天,当陆逊再问孙权同样的问题时,孙权回答说:


“还是小鹿!!”


陆逊(眼神危险):“再说一次。”


孙权(被逼就范):“现在周瑜比你美丽。”


陆逊听了非常生气(面无表情)。


“可恶,怎么可以有人比我更美丽,我一定要把他除去。”


于是,他就命令宫廷的武士(赵云上台)说:


“我不想再看到周瑜了,你找个借口,把他带到森林里偷偷杀掉。听到没有?不可以有差错……”


“是的,王后……”


赵云听了这话之后,就真的把周瑜带到森林里去了。


当赵云抽出刀来杀周瑜的时候,他看到正在采花(什么都没干)的周瑜,纯洁,善良,犹如天使一般(孙策:我同意!我同意!),赵云不忍心杀她,就向周瑜说:


“皇后命令我杀掉公主你,可是我实在狠不下心,所以你还是往森林里逃走吧!”


之后,赵云便回皇宫去了。


(诸葛亮:果然还是子龙听话)


听到猫头鹰叫声的周瑜,完全不觉得森林好可怕。


突然,眼前有一栋小木屋,于是便又惊又喜(周瑜:有点难,让我缓缓)的叫着:


“啊,是小木屋!”


周瑜急忙……不急不缓地向前敲敲门,可是屋子里没有人来开门。


他就自作主张的把门打开。进入小木屋后,里面竟然整齐排列着七张小小的床(郭嘉:我们都睡不下的那种)。


周瑜在森林里跑(逛)了一天,觉得非常疲倦,就在那七张小小的床上躺了下来,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傍晚,当七个小矮人(一个小矮人和六个小高人)扛着锄头回来时,发现自己的家有人在,而且是睡在自己的床上,大家都很奇怪的问:


荀攸:“这个漂亮的男孩子是谁啊?”


郭嘉:“没有文若好看!”(抱紧荀彧吧唧一口 荀彧:……??)


荀攸:“……导演你真的不管?”


钟繇:“她睡得好香哪!”


曹操:“这个小男孩长得真美丽。”


夏侯惇:“孟德……”


郭嘉:“天哪主公你想干什么?!”


曹操:???这不是台词吗??


小矮人们纷纷议论的声音吵醒了周瑜。


小矮人们很生气的说:


“你为什么闯进我们的房子呢?”


周瑜:“你们的床为什么这么小??睡着可难受了。”


荀彧:“我们是小矮人……”


周瑜:“是吗?(目光瞥向曹操)除了一个……还真看不出来……”


曹操:“从我们的房子里出去谢谢:)”


周瑜:(无视曹操)“各位先生,真是对不起,因为我在森林中迷路了,逛了一整天,实在是又饿又累,看见这栋小屋,我就走进来休息了。”


周瑜又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他们。小矮人们听了完全不同情周瑜的遭遇,但还是把他留下来(周瑜:哪里不对??)。


“你就在这里住下来吧!”


周瑜听到小矮人愿意留下她,面无表情的说:


“真是太感谢了,我愿意在这里为你们做饭、铺床、洗衣服、打扫,我什么都愿意为你们做。”(周瑜:不存在的)


周瑜每天都把这个小木屋打扫得非常清洁(周瑜:强迫症使然)。七个人每天跑到森林里去乱晃,郭嘉每天抱着荀彧调情,曹操夏侯惇不节制地秀,荀攸钟繇整天冒着粉红泡泡,周瑜感觉自己活在虐狗的世界里,当然还有个贾诩。


陆逊以为周瑜已经死了,有一天他又问孙权说:


“魔镜、魔镜,谁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人呢?”孙权回答陆逊说:


“小鹿超可爱!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咳……可是周瑜比你更美丽,他现在在森林中和七个小矮人过着不知道怎样的生活。”


陆逊听了这个回答之后,才知道周瑜并没有死,他(并不)感到很愤怒。


“哦……但按剧本要求还是一定要让周瑜从世界上消失”


机智的陆逊想到了一个办法,他在鲜红的苹果外面(刘备上场),涂上了他调配的毒药(刘备:陆逊先生请不要这样给我化妆!!),准备去毒死周瑜。


“周瑜只要吃一口这个有毒的刘备……啊呸苹果,就一定会死去。到那个时候,我就是世界上最美丽的男人了。其实我并不稀罕。”然后,陆逊就打扮成老太婆……不行……神秘的巫师的模样,揪着刘备(刘备:???)到森林里去了。


陆逊揪着刘备来到了小矮人的小木屋前。


“可爱的周都督,你要不要买一个又红又香的苹果?我送一个给你吃吧,相信你一定会喜欢的。”


周瑜看着刘备:“……我能拒绝吗?”


陆逊:“不可以。”


本来就不喜欢吃苹果的周瑜,看到又红又大的苹果(涂满腮红的刘备),面无表情地说:


“哇!这红红的苹果多么的可………爱呀!一定很好吃的。我自己都不信。”


于是周瑜便拿榔头敲了一下刘备,当做吃了苹果(刘备:疼疼疼……)就马上倒在地上(刘备:昏倒的应该是我才对吧??),昏死过去了。


陆逊看到他倒在地上,淡定地说:“好的周瑜从此以后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剧情完成。”


小矮人傍晚回家的时后,看到周瑜躺在地上像死了一样,他们马上把她抬到床上,尽力的施救,可是周瑜仍然没有醒过来。


郭嘉:“没救了埋了吧。”


荀彧:“不太好吧?”


曹操:“没什么不好的还占地方。”


贾诩:“难得有人陪我眼瞎你们就放过他吧。”


小矮人们磨磨唧唧地把周瑜放在一个装满鲜花的玻璃棺材内,准备举行盛大(超简单)的葬礼。


这时,邻国的王子(孙策上台)正好路过森林,看到了玻璃棺材里美丽可爱的周瑜,还有在旁看戏的小矮人们。


孙策知道事情的经过之后,含着泪水(孙策:洋葱掉了)悲伤地的注视周瑜说:


“可怜的公瑾,如果你能复活的话,该有多好呀!”孙策向周瑜献上了花束,含情脉脉的地凝视着他说:“他的皮肤雪白,脸颊红润,好像睡着一般,根本不像死去的人。不行……我快忍不住了……”


最后,孙策情不自禁地俯身吻了周瑜。(孙策:这剧情我喜欢。)


突然,周瑜倏然睁开眼睛,一巴掌给了孙策,孙策超委屈。(孙策:这不是剧情吗公瑾?QAQ  周瑜:不管:))原来是孙策对周瑜的爱,使毒苹果失去了效力,周瑜也逐渐恢复过来。


周瑜苏醒了过来,他的脸颊和唇依旧是那么的红润。(周瑜:孙伯符你亲的也太用力了?! 孙策:公瑾你脸红什么呀?再来一个?  周瑜:呵呵。)


“哦,周瑜活过来了,周瑜复活了。”


小矮人们都遗憾不已,随意地叫着。孙策更是满心欢喜地说:


“真是太好了!公瑾重生了,上帝真的不会让我失望啊!”


孙策向周瑜说明了他的来历之后,就握着周瑜的双手,温柔的说:“公瑾,你愿意和我一起回皇宫,做我的王妃吗?”


周瑜:“不愿意,下一个。”


然后周瑜被孙策不管不顾拐跑了。


小矮人为孙策和周瑜祝福。


“祝愿你们永远别回来了!”


孙策带着周瑜,骑着白马就私奔了。


小矮人们继续开始没羞没躁辣贾诩眼睛的生活。(贾诩:不演了,不演了。)


策瑜离开森林,回到邻国之后,马上受到全国人民的欢迎。在人民的心目中,他们真是天生一对。


陆逊自从按剧本毒害了周瑜之后,不认为周瑜必死无疑,所以没啥感觉。


有一天,他随随便便地的问孙权:


“魔镜、魔镜,现在世界上最美丽的是不是还是周瑜。”


孙权回答说:


“呸!明明是小鹿!”


陆逊:“你这样会被你哥弄死。”


孙权:“哦……哦……是……公瑾大哥……”


陆逊听了毫不奇怪,作为主角的周瑜完全没法被他害死。


 “烦死了这破剧本我不干了。”


陆逊原本就是个巫师,于是他骑着魔扫帚,带着死活要跟上来的孙权,私奔了。


(甘宁:王后跟着成精的镜子跑了国王咋办?)


此时,孙策的国家却举国欢腾,因为美丽的周瑜终于答应了孙策的求婚,正在举行盛大的婚礼。


小矮人们也被邀请来参加婚礼(郭嘉:哪天我们也办一个? 荀彧:拒绝。),在全国人民的祝福声中,孙策和周瑜将永远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END


——————————————————


尾声:


周瑜:“终于演完了……”


孙策:“这个结局很美满,我喜欢。”


陆逊:“孙仲谋你最后成精啦?!”


孙权:“怎么小鹿这样不好吗?QAQ”


 


曹操:“以后再有小矮人这种剧本别找我:)”


夏侯惇:“没事孟德。”


郭嘉:“怎么了主公很合适啊。”


荀彧:“奉孝……少说两句……”


贾诩:“为什么一定要七个小矮人,六个不好吗?不好吗?”


郭嘉:“没办法,没有单身狗,我们为什么秀?”


贾诩:“呵呵。”


 


刘备:“孔明……QAQ被敲得好疼。”


诸葛亮:“主公辛苦。”


刘备:“不给点补偿吗?”


诸葛亮:“不给。”


刘备:“QAQ”


赵云:“可以回去了吗……主公?”



哈哈哈哈权仔跟香香一脸懵逼好甜啊啊

梨祜子:

那啥...微博上的万圣节甜梗(捂脸)...

[雁默雁] (民国au) 暗涌 3-5

忱子去:

http://lunaticuncle.lofter.com/post/1d107f97_117aa42a   1-2 传送口




[捂脸遁走] 




3




上官鸿信上默老师的课已经快一个月了。




刑法、民法、法学通论、国际公法、骑兵操典、步兵操典、侦探学、心理学、日语、英文,——默苍离所精通的东西几乎数不胜数。出生在这样的家庭,上官鸿信以为自己早见过不少学问渊博的有识之士,但这位默老师的才能,却依旧令他倍感讶异。




他认为自己崇拜默老师。但他知道他绝对不会只纯粹因为一个人的学识本身而崇拜一个人,一定还有些其它的什么。




——“可那又是什么呢?”他经常喜欢在心底这样问自己,那种崇敬的感觉实在太奇异了。关于这个问题,他给自己找了许多答案:默老师发表观点时的笃定?默老师对他人心思的敏锐洞察?默老师对国际局势的独到见解?默老师不畏惧去批判任何人?……他在心底找了无数个零零碎碎的答案去填充他对默老师感到奇异崇敬的背后的原因,但是,却总好像总有哪里不对劲,填充得不够。




——他发现自己这些天以来总是会沉浸在一个相似的场景里,在有着夕阳的地方,在正午的阳光曝射下;在走廊上,在树荫下;往下俯视,向前望,或是闭上眼睛在心里望着—— 他望着自己的老师,在老师的目光所未及的地方。他喜欢这样望着老师。——他将这样的奇妙感觉总结为崇敬。




可惜,在这样的画面里,——无论这个画面是真正出现在现实中,还是在上官鸿信的心里,——他与默苍离的距离始终很远,而他的脚步也始终未往前踏一步。




上官鸿信和任何人的距离其实都很远,——和亲人的距离,和仆人的距离,他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亲密朋友。但是和默老师之间的距离之远,似乎和与其他人之间的距离之远在某种意义上又不一样。




这也许是因为在默苍离面前,他有着莫名的想和他拉近距离的冲动,——他很久以来几乎从未对任何人有过这种感觉,——但对于这份独独对默老师有的冲动,他却倍感力不从心。




——默苍离问他问题,除了答案之外,他还想说得更多,他想更多地在这个人面前展现自己,但在多数情况下,他却不敢多言。他不仅害怕老师不喜欢听到除了答案之外的多余信息,更是害怕这个人会注意到自己想在他面前展示自己、以得到他的赏识的冲动。




在这个对他而言依旧有些生疏的年长男人面前,他也有着希望向他表达自己的情绪的冲动。这个内心中莫名的冲动令他感到害怕。——这股莫名的冲动来自一个隐晦而遥远的地方,他认为,这股冲动也应该消失在一个隐晦而遥远的地方,——他知道他在现实中,在课堂上他决不能这样做,这一定是老师最不希望看见的事情,也会让老师轻视自己。他直觉地知道,这位从未表达过情绪的老师一定不是一个喜欢情绪的人。




除此之外,他也想了解默苍离,想更多地询问关于他的事情,更多地接近他的灵魂。有些时候他尝试着开口去问,默老师则会在多数情况下以最简短,透露最少的讯息的方式告诉他。他总觉得默老师的话外之音是让他不要多问。




他们像是各自被包裹在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两个屏障里。上官鸿信既无法突破关于自己的屏障,更无法突破关于默苍离的屏障。




——后来的有一天,上官鸿信发现,也许他不仅仅只是崇敬默老师了。




上官鸿信突然从床上惊醒,不是半夜,——他能感受到暖乎乎的阳光与柔软的被褥,还有,——方才默老师的怀抱的余温、无限的缱绻与自己对其的留恋。




他下意识地咬了咬唇,看到了枕头上的水迹,不知是唾液还是泪痕,照刚才那个梦而言都有可能。




他觉得自己在梦里哭了,他觉得自己在梦里与默老师——炙热地、水乳交融地舌吻了。那舌吻令他忘却了自己,忘记了一切。




他很快就感受到一种极大的憋屈与不满,他想回到那个梦里去,非常想。现实中的阳光和被褥等质感都很好,但那又怎么样。




他突然又回忆到,梦里还有浓郁的雅香。他突然觉得那香是和某种毒与罪恶挂钩的,但它却令人无可抗拒地沉醉其中。




上官鸿信心情复杂。——他要怎么面对今天的默老师,又要怎么处理自己内心那如黑洞一般的情绪与欲望。




——他觉得自己已经落陷了,很难轻易走出来的落陷。






默苍离给上官鸿信上课已经快一个月了。




阳光正好,照得人身上暖乎乎的。默苍离发现,今天的上官鸿信有些不对劲。




不知是不是太阳的原因,上官鸿信的脸上好像有着散不去的红晕。除此之外,即使今天的鸿信似乎怎么也不愿意抬头,但默老师还是能注意到,他的眼睛不是在跟着自己的思路思考,而是在神游。




这跟他平常的表现可不一样,他的优点之一,就是他的专注力。




“今天就到这里吧。”




上官鸿信终于不忍抬头了:“老师……抱歉,我今天……” 他能敏锐地感觉到默老师今天已经发现他的注意力不集中并为此感到不满了。他今天尝试了很多次让自己集中精力上课,可当默苍离沙哑而有力的声音冲入他的心门的时候,他却又难免感觉到一阵恍惚,——那沙哑搔痒着他的胸口,带着昨晚的旖旎。




默苍离看着他,上官鸿信觉得老师的眼神有些冷。




“停顿得这么久,你很怀疑你是不是在斟酌借口。”




“我……”上官鸿信低下头。




确实在斟酌借口。




——至于为什么停顿得这么久,是因为什么样的借口,能骗得过像默苍离这么敏锐的人呢?




他现在害怕默老师问他发生了什么,也期冀默老师问他发生了什么。




当他再次抬头的时候,老师已经转身走了。




4




这些天以来,默苍离一直都呆在上官家。当然,他知道自己不会长留此地。他不会长留在任何地方。




他对身边的一切人或事都有一种隔离感。午后的阳光很刺眼,后院里绿油油的叶子的也映射着阳光的金色光泽。——所有的一切都笼罩在一片暖乎乎的金光之下,清晰也模糊。——可默苍离的手是冰冷的,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也是,——因为阳光顶多只能照到他的衣物罢了。




……




“苍离啊,你不能去上官家,你会没命的。” 




那个时候,他没有面对杏花君无奈的目光。——他告诉自己,每一个人都会有那样的痛苦与无奈,——而不仅仅是杏花君会有。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每个人的命都会寄往一个方向,并为之献身,每一个人都会为他们的选择献身,没有例外。我将死在子弹之下,你或许会死在时间的流逝里,但这在本质上是没有区别的。”




“苍离啊……”




他决定打断杏花君:“组织的计划已经成了一半了。薛中河已经把我推荐给了上官鸿穆。用不了多久上官鸿穆就会登门拜访。既然计划已经开始了,我不会质疑,也不会回头。”




……




所有的人都是一样的,对他来说也是一样的,就跟这些叶子一样,也包括他自己在内。




他闭上眼睛,不知道为什么,他想起了上官鸿信,这些天以来和他相处最多的一个孩子,却也令他感觉到特殊与怪异的一个孩子。




他能感受到这个在他面前表现得谦逊又成熟的这个孩子的两面性,——他能感受到他在自己面前总是在刻意隐藏着些什么,甚至是隐藏着和他在表面上所表现的截然相反的一面。这个孩子在自己面前似乎有太多欲言又止的时候了,——他或许是在刻意收敛可以更多的展现自己的优秀的表达,或许是为了强作成熟而隐藏了太多情绪。




他觉得这个孩子无比孤独,和自己一样,——他观察到上官鸿信总喜欢往湖边走,坐在岸边凝视自己;而自己总喜欢拿着手中的铜镜,在镜中凝视自己。——外界的一切都沉寂下来,只剩下孤独的自我凝视与追求完美式的反省。




当他开始好奇上官鸿信这个孩子究竟在想些什么的时候,默苍离开始对自己感到讶异了。




他竟然也有关心别人的想法的时候。




“适可而止。”他在心底对自己说。




5




并非默苍离自己所有的举动都如他自己原本所愿。比如夕阳西下的时候,他竟然又想去湖边走走,——那是上官鸿信最喜欢去的位置。




“住手!”




默苍离上前一步,紧紧抓住上官鸿信握住小刀的手腕。




原本全神贯注的上官鸿信未想到竟会有一股外力侵入自己的世界,还竟然是那个熟悉的,早已在更深的地方侵入他的世界的沙哑的声音。




他抬起头,对上老师严厉的目光,即使这份严厉中也带着一丝于他而言十分陌生的关怀。




当时,鸽子的翅膀受伤了。上官鸿信跑回书房找到绷带,与可以用来割断绷带的小刀来给鸽子包扎伤口。橙色的夕阳下的一切都很柔和,却搅动着他内在世界的酸楚,——他无法控制自己的破坏欲,竟然自己捏断了鸽子的腿。




自责与愧疚令他想惩罚自己,——他这才想用小刀来割伤自己。




“老师,抱歉。”他说着,竟控制不住自己,——在这个年长的消瘦男人面前,泪光闪烁。




默苍离望着地上的绷带,以及上官鸿信腿上的翅膀被包扎了一半,一只腿却被外力弄碎、在颤抖与挣扎着的鸽子,灵光一闪,再加上他对上官鸿信这些天以来的观察,大抵猜到了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心疼地用手为这个孩子拭去眼泪,但口舌像是被什么桎梏住似的,发不出任何声音。




一切都静默无声,只有夕阳和水面上的金色与白色在交替流淌着,宛如美目盼兮。




默苍离突然想将上官鸿信搂在怀里,用手抚摸他。——不过他很快就为自己的想法感到警觉,立马收回了为上官鸿信擦拭眼泪的手。




“我……害怕自己的极端与破坏欲……”上官鸿信沙哑地说道,说出的话真诚到令他自己都感到惊讶,——他后来觉得,那几乎是最真诚的、最发自他本心的一句求救 。——那几乎是他有记忆以来第一次在他人暴露出自己的脆弱, 这令他更深层次的自我想暴露得过多。




——他突然想搂住他的老师,把头埋进他的颈窝里,向他透露关于自己的一切,再亲吻他,在黑暗中搅动他的口舌,探寻关于他的一切——他想亲近那默苍离那无比神秘却也无比动人的灵魂。




他好奇,——那神秘与清幽之后所隐藏的,又是什么呢?




可这样的来自深处的暗红色欲望令他感到害怕。




就那样僵持了几分钟之后,上官鸿信再也忍受不住,一个人跑开了。




——因为他知道,就算他扑进默老师的怀里,默老师也会介意。——老师一定会介意那样程度上的肢体触碰。老师是那种希望在心理和身体上都和他人感到距离感的人。




tbc





























































【策瑜】填的一个策瑜的歌词

歌胥:

是根据魔道祖师同人曲《东风志》的调填的词
歌名还没有想好orz
文笔不好,就当是入策瑜坑的一个纪念了
随便希望能给些取什么歌名的建议orz


漫江的烽火燃樯橹于末年 血色的红莲绽放在大江前
何人天降东风 船桅倾毁裂
看见什么 灰飞烟灭


桃花时节树下对影春湖面 竹筏过水间相视浅笑无言
长空一抹纸鸢 掌心牵筝线 指尖轻抚琴弦


经年岁月 江东少年 并肩策马远
纵横天下 为不负誓言
奈何离常聚少 啼血煎熬 生死两不见
茫茫十年转瞬间
再不见你笑靥 往昔如烟弥漫在心间
只忍苦负重 守山河繁荣
火光染青襟红 物是人非 竟一人一琴 青山几重
凄凉坟旁为谁空


月下共饮一夜时间已忘却 故人渐远醒时模糊了双眼
立于赤壁江前 遥望舳舻远 尽摧于谈笑间


经年岁月 江东少年 并肩策马远
纵横天下 为不负誓言
奈何离常聚少 啼血煎熬 生死两不见
茫茫十年转瞬间
再不见你笑靥 往昔如烟弥漫在心间
只忍苦负重 守山河繁荣
火光染青襟红 物是人非 竟一人一琴 青山几重
凄凉坟旁为谁空


再不见你笑容 往昔如梦重现在心中
化作一缕风 如影随形从
十年转瞬匆匆 何时相逢 竟无处寻觅 不见迹踪
凄凉坟前草丛生


十年转瞬匆匆 何时相逢 竟无处寻觅 不见迹踪
只愿来生永携手

时念:

【忍迹】 我要搞事情Σ(|||▽||| )

笑忘录:

死神总算尘埃落定,想给最爱的cp画点什么,结果依然辣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