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大

LOFTER老是抽

旧梦 (曹丕)

danae—我就要蓝曦臣受:

  曹丕挽发髻梳不好后面,喊司马懿,“仲达,帮我梳下。”
   司马懿很顺从的从曹丕手里接过牛角梳,很快梳好了。
    曹丕对着镜子出神,司马懿问,“陛下,你怎么了?”
    曹丕惊醒,说,没什么,只是想以前的事。


    以前,是多久以前?
    大概是子修哥哥和伯达大哥还在,父亲没发迹的时候?
     仲夏的夜晚会发疯,四个人骑着两匹马跑出去,不管后面司马孚的哭号,“大哥二哥是坏人,不带我……”
     出去时是各自带着各自的弟弟,到了外面,两个哥哥倒自己搂在了一起。
     被甩在边上的两只,小懿团子就无聊地用手指去戳自己的脸。然后,自己就报复似的回戳回去。等到两个哥哥带着萤火虫回来时,就看到他们两个小家伙衣衫不整地滚在草地里。
     那时候朗哥哥好像说了什么,子修哥哥又说了什么。月色清皎,记忆朦胧。
     想不清是什么,却无比怀念。
     朗哥哥有张清俊的脸,因为子修哥哥伏在耳边讲了私房,面颊上激起了红潮。觉得好玩,学着把嘴也凑到仲达的耳边,然后被小团子一把拍掉,喊,曹丕,你对着我耳朵吹气干什么?


    过了多久?不记得了,反正是不长的时间吧,父亲开始发迹,就与司马氏告别。
    然后在宛城,子修哥哥死了。
    然后仓舒走了。
    然后卞氏四子相斗,他成了赢家。
     最后,他的身边的故人,只有仲达了。


    曹丕从镜子看见自己背后的司马懿,顺从的很,还真有后妃之姿,突然想到子建酒后发狂,“司马懿你算什么?你这个脱光衣服在床上出谋划策的家伙……”
    曹丕突然转身,抱住司马懿,司马懿依旧顺从的躺在他怀里,甚至主动环住他的腰。
    很久以前的仲达会怎么样?大概又会嫌弃地打掉他的手吧,曹丕想起当时初见,阳光下的司马懿眯起眼,“喂,我是司马家的二公子,你是谁?”
     傲慢的小鬼,因为当时的他被父亲兄长宠坏了。
     在成为自己的文学掾后,有一次自己趁他在午休,学着小时候见到大哥和朗哥哥的样子,右手溜进了他的衣服里。
     这件事情以自己左脸挂青结束了。
     然而几年后,司马懿成了自己的胯下人。
     因为父亲不喜欢他,“鹰视狼顾”,几乎是灭顶之灾。那件事后,司马懿越来越沉默,越来越圆滑。面对自己的求欢,他会主动去洗浴并脱光躺到床上。
     人生是块磨刀石,可不会把人磨利,反把人磨钝了。
       自己不是也一样?


     曹丕把脸埋在司马懿的发里,“仲达,朕三十九了。”
       “嗯?"
       “朱建平说朕能活到八十呢。”

评论

热度(48)

  1. 阿大danae—柳榆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