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大

LOFTER老是抽

【策花】朝花小记

烟雨江南:

现实向,军爷和花哥的故事


(一)
打完帮会组织的25YX永王行宫,拍装备的拍装备,拍牌子的拍牌子,终于一切尘埃落定。几对有情人早已跑下边酱酱酿酿,剩下几个在大房间挂机顺便闲聊几句。
沈清明疲惫的后靠在了柔软的椅背上,听自由麦的仁兄霹雳啪啦,偶尔还有妹子远远传来笑声。手指交叉按了按,眼看自己又一次被对方击倒在地上。
自己开麦的同时对面开麦传来一句:“阿清,状态不好吗”
界面里天策打坐起身,围着自己转了两圈。
沈清明实在打不起精神,强忍着按住自己的胃,低低回应了一声。


“等会就到饭点了,晚上少吃油炸食品,你先去休息一会。”
“不要。”
墨衣黑发的花哥召出了自己的马,拉着人家就往扬州城外疾驰而去。跨过田园和土丘,最后直直栽进小河沟。
....
俩人浮在水面,无语凝噎。
沈清明和这个叫顾雪的天策故事由来已久。打本的时候无意认识,一个中立,一个浩气。打照面久了也就慢慢熟了。花哥后来死了处了一年多的情缘,整个人都耷拉的不成样子,于是天策说:徒想着多伤心啊小兄弟,来浩气不。然后沈清明就慢慢朝PVP发展,两个人这么成了同袍之交,竟然也几个赛季过来了。
沉浸在回忆里,不察觉室友打工回来,打包的东西碍到了去路。沈清明有些吃力的站起来挪东西,来不及关麦,突然感觉一阵下颚发酸,捂着嘴跑开,跪在垃圾桶旁吐的稀里哗啦。
室友大惊失色,赶紧跑过来拍背。
沈清明软着腿从热水壶里接了热水,慢慢兑了水漱口,把脸擦干净。
回到桌前的时候已经过了好久,天策坐在水岸边打坐,看见水里的万花转了个身似乎有些茫然的样子,麦里是万花有些急促的喘息。
沈清明没顾上电脑,和着衣服倒在床上蜷成一团。迷蒙间似乎有手机铃声响起的声音,是“金屋妆成娇侍夜,玉楼宴罢醉和春。*”几句。室友瞪了他半晌,不知他思绪早飘到千年前的风情万千里。只好在犄角旮旯里摸出了声源丢给他。
再醒过来的时候天几欲全黑,沈清明从一团床铺里起来,头痛欲裂。室友临走时居然他贴心的盖上了被子。沈清明跨过凌乱的被子衣服,把手机捞起来。
手机里是署名“雪哥”的未接来电和一条电信回馈活动的短信。
沈清明是有顾雪电话的,但也没怎么用过。一年里几条节日祝福的问候外再无其他。

评论

热度(4)

  1. 阿大烟雨江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