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大

LOFTER老是抽

发髻【生子向】

吾本是猫:

依旧是我喜闻乐见的生子梗
依旧是不喜误入向
依旧是我半夜更文梗
依旧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想到的脑洞
以上都ok,开始吧!


  孙策不知道多久没有回家了。
  同样的,他也不知道多久没见到公瑾了。
  推开那扇熟悉的朱红色的门,他才发现,那个熟悉的庭院已经和记忆里完全不同了,清晨的露珠顺着房檐低落,吱呀的开门声在空旷的院里无限放大,打着哈欠从房间里走出来,还睡眼惺忪的女孩看着站在大门的人一愣,顿时,相似的绿瞳相对,仿佛时间在此定格。
  在自家孩子的童年里,除了那些快要淡去的记忆里,父亲,依旧是个不熟悉的人物。
  相隔这么多年,孙策再一次见到女儿,昔日才到他大腿的小丫头已经亭亭玉立,但那一举一动,还是那么熟悉。
  “爹?”女儿犹豫着唤出口,却被一把搂住,真的,多年未见,甚是想念。
  这一次回来,还是为了女儿的及笄之礼。几年来,孙策老想回家啦,谁知身为主公哪敢走,这不,一逮到机会跑得比谁都快!
  可惜,可笑的是孙策曾经无数次幻想着自家闺女成年后的样子,却差点错过及笄之礼。原因?哦,用他的原话说:“太久没见公瑾,昨晚没忍住……”哦……好一个干柴烈火,好一个为爱鼓掌!
  不过,礼成后孙策也不仅感慨基因的伟大,闺女那头乌黑的长发简直和公瑾一毛一样啊!尚香手很巧,女儿盘起的发髻真好看,嗯……可还没看够,一到下午他就发现一条干练潇洒的马尾辫在女儿身后甩呀甩的……
  不过……孙策似乎想起了什么,女儿这是成年了,是要嫁人的!嫁人了就不回来了!这让天下第一女儿控孙策感到无比委屈,颇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不!他不许!
  结果一个下午,孙策坐在书房就是一脸郁闷,是不是就是一叹气,本来停在窗台的小雀,被孙策这一叹,扑腾扑腾翅膀就飞,如今,周瑜终于忍不住了:“你都多大了,不就是及笄嘛,又没嫁,你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我就是不许,我早知道有人贪恋我女儿的美色!”孙策愤愤地扯着手里的纸,真是的,谁叫自家女儿像公瑾,谁叫他老婆女儿都好看!周瑜不动声色的皱了下眉,在他这个角度看来,孙策就像只无理取闹的大猫,不行!这个话题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女儿的字你取了没有?”周瑜盯着手里的书,抬眼看了看孙策。没错,他们是打算给女儿取字的,在女儿从小到大,他们就不按套路出牌,例如别人家女子无才便是德,他们偏要女儿读书写字,别人家女儿日日待在闺房女红,他们家女儿跑出跑进各种逍遥在,练刀练剑,别人家女儿一成年就出嫁,他们家……谁敢提亲就去死吧!这一切的来源,全是为了让她的未来多一条可走的路。好吧,谁白了就是孙策女儿控。
  “取了!我想了想,尚字有尊崇,自负之意,包含尚美之思,而虞字呢,前有虞姬之美,倒也希望她像虞姬……”
  “所以到底叫什么?”周瑜懒得和孙策拐弯抹角,问道。
  “孙尚虞!”孙策得意一笑,一旁的周瑜倒是猛地一颤,尚虞……孙策你就不能长点心嘛,谁都知道你在想什么!好一个孙尚虞!谐音过来不就是孙上瑜嘛!现在拒绝还来得及吗……
  “孙伯符……”
  孙策正笑得没心没肺,听到周瑜叫他努力止住,可迎接他的却是……
  “卧槽公瑾手下留情别打脸!”
  “给你一天时间,把字给我改了!”
  ………………
  书房一阵嘈杂,门口路过的孙权抽了抽嘴角,他可不想再吃隐形狗粮了,刚刚他见证了他亲爱的侄女拉着另一个女子的手,一脸霸道的说:“你是我的!除了谁也不能娶你!谁要是你和提亲,那就是欠揍!”
  孙权表示:虽然最后侄女的字肯定还是定了尚虞,但我觉得他们根本不用担心女儿的出嫁问题,因为他们不知道,他们女儿,其实,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弯了……
 

评论

热度(22)

  1. 阿大吾本是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