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大

LOFTER老是抽

【雁默恶搞生子】想入非非(2)

禾犹:

虽然默苍离表面上表现的无所畏惧,但是他的身体机能还是出卖了他。
毕竟是人不是神对吧……
鸿信拿着刚忽悠到手还没有暖热的驾照就准备载着默苍离回去——
不对,这个时候,应该说策天凤。
默苍离对于爆自己的名字特别不爽,因此远途出差都是报的虚假ID。
没别的原因,他的嘴炮仇恨值太容易满,被追杀到学校的老巢就完犊子了。
当然这不是重点,至少在这个时候不是重点。
默苍离在吃了饭之后就有点头热眼花,但是还是强撑着用犀利的眼神看着上官鸿信。
“你十八岁的生日,我记得还有半年。”
那是凰后给他的资料,身为一名优秀的家教,了解自己未来学生的基本资料还是必修课。
鸿信大手一挥,信誓旦旦
“我在我家后花园练过车,不虚!策老师,上车。”
至少表面上还是很靠谱的。
默苍离觉得自己可能发烧了,而且烧的不清,因此也没多追究这个关于未成年人驾车的问题。
至少没有酒驾。
因此当他在暖气充足的车子内被人摇晃醒的时候,还以为已经到家了,直到他看到窗户外连绵群山。
“老师,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上官鸿信慎重的看着他,默苍离默默地,用百分之一还在清醒中的脑细胞,对着明亮刺眼的路灯想了最可靠的答案
“你被交警抓了?”
“没有,这就是好消息,”鸿信兴奋了一下,然后又扣着眉毛说
“坏消息是,我为了躲开交警,迷路了。”
迷路了……
路了

……
那你在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迷路能迷到盘山公路也是挺有本事的。
默苍离在下车走了一圈,对着手机看了三分钟的地图。
能完全偏离正常航线,默苍离简直佩服到没脾气。
山风呼啸,打个旋都能把人吹飞的地步,总算是摸清路线之后,默苍离头也不回的就去梦回周公了。
上官鸿信喊了几声没人答应,才觉得不对劲,然后特别担心去摸了摸老师的额头

打个鸡蛋大概能立刻熟的地步。
鸿信心中一惊,思考了一下这算不算是谋杀?
默苍离在梦里,梦到自己飞天了。
在云雾缭绕里上天下地七百二十度高速旋转的那种飞天。
然后就彻底的迷失在重重云烟里了。
直到他再次醒过来,已经是第二日下午了。
一个妆容精致的女人坐在他的床边削苹果吃,看见他醒了,笑的眉眼弯弯的
“你醒了,感觉这个客户如何?”
默苍离还在打着吊针,身体虽然还是很虚弱,至少脑子清醒了。
想起了昨天跑的飞起的那辆车。
“人呢?”
“书房写检讨呢。”
凰后挑挑眉,是笑非笑的,又带着一点幸灾乐祸
“第一次出去就报废了一辆新车,够不够让你来教导?”
默苍离面无表情的提出中肯的建议。
“他们羽国的车该淘汰了。”
然后看着凰后一点也没有愁的皱纹三百的继续,揉了揉太阳穴
“你这是濒临崩溃的态度?”
凰后当初一天三十多次的连环催命call,要把她负责的一个学生丢给他教导,打的默苍离差点戒了网瘾远离手机。
结果没远离十分钟还是选择了回去寝室屏蔽凰后的手机号。
“难道我要蓬头垢面的出现在你的面前被你嘲讽么?”
凰后呵了一声,默苍离就特别惊奇的说
“我什么时候给了你,浓妆艳抹我就不会嘲讽你的错觉?”
……
她为什么觉得病重的默苍离会嘴下留情呢?
凰后咬了一口苹果,觉得在羽国呆的果然太久了,完全忘了面前这个人本性。
抱着不和生病的人计较的想法,凰后快速的交代走人
“思想有问题。”
默苍离波澜不惊的,没去管她的行踪。
直到一个人门也不敲的进来,坐在床边的凳子上默默的看着他
“你觉得,我们能灵魂交流?”
默苍离抬了抬眼,看坐在那里半天不说话的上官鸿信。
上官鸿信在写了一千字检讨之后,深刻认识到了自己能力上的不足,以及强行在能力不足的地方装逼会带来危险的后果,然后他就特别自信的和默苍离说
“老师等你好了我们打羽毛球吧,我认真的想过了,这个运动没啥危险的,我打羽毛球打的贼溜!”
快二十四小时了  你就感悟了这么一点南辕北辙的东西???
默苍离觉得心脏有点疼,他像看着他在寝室养的那只小鸡崽一样慈祥的看着上官鸿信,用他感冒中,还带着鼻音的声音说
“你先吃点药。”

评论

热度(25)

  1. 阿大禾犹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