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大

LOFTER老是抽

梦一场【昂朗】

白墨:

作者有话说↓


①老早就想写了,还有手稿在,以及昂郎真的好吃啊,这对拉郎怎么就没有人去萌啊,让后一忍不住写了出来,写完后感觉后面结尾跟看了玄幻小说似得。。。


②文笔渣,狗血、雷,内含私设不喜勿喷。


③祝各位用餐愉快,以及丕司马友情客串,这次丕司马就甜了【果然只能在别人家甜的一对。】


===============分割线===========================


司马朗梦中惊醒,大汗淋漓侵蚀睡衣,连忙推醒身边男人。


曹昂醒来,感想骂上几句何人扰他梦,却见司马朗一脸惊恐,问道:‘‘ 伯达这是怎么了?。’’


‘‘ 无事。’’ 


说完便扑入曹昂怀中,将头埋在胸膛间,感受那人的温暖。


曹昂只是伸手拍背安抚。


怎么说呢,司马朗做了一个梦,梦中曹昂战死宛城,独留他一人在房中等他归来,这个梦太真实,以至于他有些怀疑枕边人真的是刚从宛城归来的人?可当感受曹昂身体上温度,才方知自己多想了。


‘‘ 不要离开我。’’


‘‘ 放心,我不会,好好睡一觉吧。’’


司马朗只是紧紧握住那只手,生怕那人一不留神便溜走。


曹昂有些无奈,见那人紧张,便说起往事,‘‘ 我记得那时,我让伯达上药你那一脸嫌弃的样子。’’


他怎么会不知道,初见只不过是送他一瓶药,哪知往后被那人缠着上药,起初厌恶,到最后沦陷到这个男人怀中,甘愿做他身下人。


这也或许是司马朗一生做过最大胆的选择。




二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东方也渐渐显露鱼肚白。


司马朗替曹昂宽衣梳洗,随后二人各忙各的。


一个操练军队,一个替人医治。


直至骄阳落山,二人才见面,还未来得及问好,便被身边司马懿和曹丕两个小孩打搅。


也不知怎的,一向沉稳的司马懿一遇见曹丕性子就变得就些暴躁,时常伸出手拒绝曹丕的好意,故而时常被司马朗调侃二人天生一对,相生相克。


今儿四人吃过晚膳,还是同往常一般去后山玩,见那夜空中点点星光,小孩子便坐在一起数天上的星星有几颗。而曹昂更喜欢靠近司马朗也耳边说一些话,时常让司马朗面红耳赤。


‘‘ 曹丕,你没事瞎对我吹什么气。’’ 一旁司马懿推开曹丕,瞪着那个人。


‘‘ 我不也见大哥经常吹伯达哥的脖子吗,我还以为仲达会喜欢。’’ 曹丕有些委屈,看着司马懿。


闻声,曹昂大笑,笑曹丕年幼还未懂什么男女情爱,却被曹丕一句就像大哥喜欢伯达哥那样,弄得哑口无言。


司马朗一旁感叹,二人不想当初那般好糊弄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两个孩子竟在草地上睡着了,曹昂和司马朗便一人抱一个,送回房间休息。由于天色已晚,司马朗也懒得将司马懿送回家,便让司马懿同曹丕睡一间房。




不知为何,曹昂来到后院假山,司马朗一脸不解。


‘‘ 姑娘跟了我们一路,还不打算出来见见子脩吗?’’


只见一个白衣女子从假山背后出现,待看清那女子容貌,让司马朗脸色大惊,连忙退步到曹昂身后。


那女人走向司马朗,曹昂抽出佩剑碰在那女子颈脖上,那女子似乎没看到曹昂一般,似笑非笑的看向司马朗问道:‘‘ 我再问你一遍,你是想呆在这儿还是同我离开这个地方。’’


司马朗将曹昂的剑拿下,淡笑,‘‘ 姑娘不也已经知道答案了吗?’’




一间房中,熏香环绕,只见白衣女子醒来。


一旁的司马懿连忙上前,问道:‘‘ 我大哥可愿醒来?’’


女子摇了摇头,司马懿后退几步跌坐在地上,曹丕将其扶起,安慰道:‘‘ 仲达,或许对你大哥来讲,哪里才是最好的归宿。’’


‘‘ 可是大哥他。。。’’ 司马懿声音有些哽咽了,抬头却只见曹丕一个故人了,心中悲凉油然而生。


曹丕不语,只是将他轻轻抱在怀中,像是给他一个安慰又像是告知他身边还有自己。


女子看了一眼,只是收起了熏香,将银两放在包裹中。


又有一个人沉迷幻境中不愿醒来,到最后命也不要,女子看着手中银两,她只觉得活着便是最大的胜利,不理解沉迷幻境中人,儿女情长就真的那么重要,真是不理解啊。




建安二十二年,突发一场大瘟疫,司马朗不幸沾染,故而去世。


司马懿将其埋葬,未想外人宣称埋葬何处,只是每年祭祀都会去宛城一趟。


而曹丕也发现,曹昂墓地旁有一座新坟,若不细看还真像夫妻坟。

评论

热度(36)

  1. 阿大梁禄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