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大

LOFTER老是抽

【牛及】情人劫

朝青暮雪:


注意:
排球少年同人,牛岛若利×及川彻
我流式ooc,短小且傻白甜!废话超长真是太抱歉了…
个人设定: 牛岛若利/及川彻均在大学的排球队里接受训练,大学在东京,不在同一所。同居设定。


  一个迟到的情人节贺文,想来想去现在最想写的就是这个cp辣!牛若酱给我一种自然黑大男孩的感觉,很可爱,很直爽。直球就是他最好的武器!(笑)他有强大的精神力,对于自己的能力具有绝对的自信,是个耿直boy!第三季第十话里,当白布说“牛岛前辈那句‘尽可能使用我’是在牛岛前辈还能发挥作用的情况下”,牛岛一边回答“是”,一边露出的笑容深深地戳中了我~好喜欢他!大魔王给我的印象就是: 超骚!超厉害!超——努力!是会偷偷努力的类型。在排球上拥有超强的观察力,但在生活上意外的傻,尤其是谈恋爱的时候~私服搭配力太厉害了,呜呜,太帅了!!!!


    总之就是这样的两个人辣!希望自己能塑造好两个角色!爱他们!!以上都没问题就可以开始阅读了~


1.


    冬季清晨六点,天空仍然阴沉沉的。遮光窗帘把浅浅的光线搁在窗外,床头柜上的电子闹钟发出莹蓝色的光,伴随着“哔哔哔”的响声。一只手从柔软的被窝里探出,摸索了几下,“啪”地一声关掉了恼人的提醒。


   大脑还沉浸在朦胧的倦意里,牛岛若利半合着双眼,等待神智慢慢回归自己的脑海。手臂有些麻,枕在上面的及川彻丝毫没有被吵醒,柔软的棕色头发戳着自己的锁骨,痒痒的。打开昏黄的床头灯,就着仍然有些迷糊的视线,牛岛若利打量着对方的睡颜——一头翘的乱七八糟的头发,微微泛红的鼻尖,紧抿的嘴唇。绝对谈不上好看的模样,却意外地让牛岛若利觉得他很可爱。


  啊,不太想去晨练…


  牛岛对于身体机能的训练素来认真严谨,雷打不动地坚持着早起与晨跑。在和他同居的第一个月,及川彻坚持了一下,后来还是输给了柔软的被窝。他会在下雨时等在附近的便利店里,为自己递上毛巾、温水以及雨伞。偶尔回去时会有及川大人准备好的早饭,那也不错。


   只是安静地躺在及川彻的身边,看他慢慢醒来,在半梦半醒间眷恋着自己。哪怕是翘掉训练也无所谓——最近这种想法越来越频繁,牛岛若利忍不住伸手,轻轻摩挲着及川彻皱起的眉结,看着它慢慢地舒展开来。心底柔软的一角被触动,牛岛若利自己都没意识到,他的唇边带着浅浅的笑意。


  估计队里的人看到这样的牛岛会被吓坏了吧。主将一脸“我恋爱了,我没救了”的样子。


   牛岛若利尽量放轻了动作,将被角掖好。换好衣服,他推开公寓的门,下楼,在寂静无人的街道上,迎着晨光奔跑。


  街角的面包店里,刚出炉的面包上刷着一层黄油与蜜糖,空气里弥漫着幸福的味道。风不太大,拂在脸上刚刚好。隔壁花店的玫瑰很漂亮,上了年纪的老板娘正在替它们修剪枝叶,见到自己,露出一个和蔼的笑容。


  这注定是很好的一天,牛岛若利想。


2.


   回来的时候及川彻已经醒了,正在衣帽间里,歪着头,似乎在思考要穿什么。


  “早,小牛若。”看见牛岛靠在门框旁,及川彻侧过身子,和他打了个招呼,“你的早餐在微波炉里。”


  “早。”牛岛走到他身边,挑了几件今天准备穿的衣服,准备离开去冲个澡。见及川彻没有动静,便有些疑惑地追问了一句:“怎么了?”


  “在想穿什么。”


  “这件衬衫和这个线衣怎么样?这件毛衣也不错。”


  及川丝毫不掩饰自己嫌弃的眼神:“呜哇…小牛若你的搭配力完——全不行啊。出去出去,还是让帅气的及川大人自己思考这个问题吧。”


  牛岛倒也不生气,依旧一副沉着冷静的样子:“及川,不早点去的话我们会排很久的队。”


  “知道了!所以你不要管我快去吃饭!我马上就好!”及川恼怒地将牛岛若利推出衣帽间。


  想穿的尽量帅气一些,一定要比小牛若帅气。


  这样周围的女孩子就不会在意自己身边的那个人。


  他是我的。


  这样的理由怎么可能真的说出口啊!太令人害羞了啊!!


  最后及川彻有些暴躁地换上了刚刚牛岛挑出的那件毛衣,又飞快地拿了几件衣服,冲进卧室,对于自己红了个彻底的脸颊完全不自知。


  枕头旁边自己的手机还在振动,早上他醒得不情不愿,自然也没搭理那一惊一乍的事件提醒。屏幕保护上,那个高大硬朗的家伙正在冲着墙上趴着的野猫发呆,表情僵硬得有些蠢。一行通知醒目地横在中间:“和小牛若去游乐园以及秘密任务☆”


  及川彻飞快地按掉了提示。他不想承认,现在的自己满怀着期待,开心得快要飞起来。


  哼着一首走调的歌,他快步走向盥洗室,抓起一罐发胶,折腾起自己的头发来。


3.


    谢天谢地,游乐园人还没有多到可怕的地步。


    及川彻昨天晚上和牛岛若利查攻略时,曾问过牛岛若利有没有什么不愿意玩的项目。牛岛若利说,都还好,问题不大,能玩哪个是哪个。


  那先去过山车好了。及川彻一边和身旁的牛岛聊着天,一边在内心坏笑着走向排队入口。我倒要看看小牛若还有没有什么自己没有发现的弱点,及川大人如是想。


  排到他们的时候,正好是他俩坐第一排。工作人员面带温柔的笑容替他们检查了一下安全设备,牛岛若利继续维持着面无表情的样子,时不时打量一眼身边的人。


   及川彻望着前方夸张的高度与弧度,默默地咽了口唾沫。


  “没问题?”牛岛若利稍稍凑近了些,问到。


  猝不及防地吃了一击低音炮,及川彻故作镇定:“怎么可能有,小牛若你可别小瞧我!”


   事实胜于雄辩。


   过山车疾驰而过。翻江倒海,倒行,变速…及川彻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压抑住喉咙里想要冲出的尖叫,他很想抓住什么东西,来舒缓一下怦怦跳个不停的心脏。后排的人们正在鬼哭狼嚎地喊着,身边的牛岛若利仿佛在球场坐板凳似的,一脸大写的云淡风轻。


  倒是牛岛若利下来的时候轻微地皱了皱眉。这一幕自然没有逃过及川彻的眼睛,他坏笑着问:“小牛若这是受不了了吗?及川大人可是一点都没有害怕哦。”


  不。牛岛沉默地看了及川彻一眼,揉了揉自己的手,开口:“过山车倒是没有问题,就是手被你掐的有点疼。”


  空气瞬间凝滞了一瞬。及川彻深吸一口气,说:“我就不信今天找不到小牛若不擅长的项目。”


  牛岛若利真诚无比地回答: “那你加油。”


4.


  结果还真让及川大人抓住了一个机会。


  及川大人想要去玩旋转蜂蜜罐——一个备受小姑娘喜爱的项目,排队的也自然大部分是小姑娘。站在他们身后的是一对母女,女孩目测年龄不到十岁,扎着双马尾,非常可爱。
 
   那个小姑娘手里拿了一只玩具熊,正在一旁把玩着。牛岛若利和及川彻正在对着攻略看中午去吃啥,结果队伍向前移动时他俩没有注意,仍然站在原地。小女孩一不小心撞在牛岛的身上,手上的小熊也落了地。


   牛岛察觉到有什么东西撞在了自己身上,转身查看。一个巨大的阴影铺天盖地地朝着小女孩袭来。牛岛试图让自己的表情缓和一些,于是不自然地抽了抽嘴角…


  小女孩“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在一旁的及川彻“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甚至失去了控制。


  快点想办法帮我一下。牛岛若利用眼神示意身边偷笑着的及川彻,我快不行了,真的。


  有些笨拙,又有些困惑的神情浮现在牛岛的脸上。他弯下腰捡起那只躺在地上的小熊,拍干净了上面的灰,递还给小姑娘的母亲并认真地道了歉。那位母亲表示没关系,脸上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这孩子比较怕生,我也没什么办法。”


   及川彻变魔术似的从大衣的口袋里掏出一只棒棒糖,递到女孩的面前。那是游乐园里限定贩售的商品,粉红的颜色与可爱的形状很讨人喜欢。女孩被转移了注意力,有些犹豫地接过了棒棒糖。


  偏棕的发色,柔软的眉梢,温和的笑容——只属于及川彻的,温柔的魔法。牛岛若利如是想。


  他低声对着女孩说了些什么,又轻轻摸了摸女孩的头。女孩立刻停止了哭泣,破涕为笑。


   你看,及川大人就是这么厉害。他得意地看向身边的牛岛若利,嘴角带着一点点戏弄的笑意。他的身后是大片彩色的玩具设施,还有熙熙攘攘的人群。


  这一幕深深烙印在了牛岛若利的脑海里。很久之后,都鲜明如初。


  他很想亲一亲他翘起的唇角。


5.
  
   游乐园不算太大,到下午便差不多逛完了整个园区。下了地铁,疲惫感如同潮水一般,慢慢地侵蚀着他们的身体。


   白天还温和的风,此刻却有些令人颤抖。天色欲晚,却仍然有些阴沉,似乎正在酝酿着一场雪。


  他们慢慢地在街道上走着。牛岛若利在前,及川彻紧随其后。华灯初上,街边亮起橙黄色温暖的灯光。及川彻搓了搓冻的有些发麻的手,将手指揣在大衣的口袋里。口袋里尖锐的物体戳着他的手,有一点点疼。他忍不住加快了步伐。


  路过花店时,牛岛若利突然转身,脸上一如既往地没什么表情:“ 稍微等我一下。”


  呜哇,漫画电视剧里情人节的经典桥段,居然有一天也会降临在自己身上…及川彻捏紧了口袋里的物什,心脏怦怦直跳。


  出来时,牛岛若利手上多了一捧鲜红的玫瑰。还真是小牛若式简单明了的浪漫,他想。


  “那个…”他们两人同时开口。


  “你先说。”牛岛若利抱着一大捧花,一副沉着冷静的样子。


   “小牛若,”及川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们俩认识了很多年,也一直都是宿敌,直到现在。”


  嗯。牛岛若利点点头,像是鼓励着对方继续说下去。


  “我曾经很讨厌你。虽然承认这个令人十分不快…但是被纯粹的强大压倒时,我真的很不甘,又有些憧憬。”


  “我拼尽全力地努力,想要和你站在同样的高度同台竞技。用及川彻那微弱而又不足为道的自尊,狠狠地把你粉碎。”及川彻顿了顿,“渐渐地,忽然有一刻,我爱上了你。”


   “和你在一起的这两年我很快乐。虽然我们俩之间的竞争还没有结束,唯独这件事情,及川大人真的不想输给纯情的小牛若呢。所以,”及川彻从口袋里掏出那个小小的绒布盒子,里面安静地躺着两枚素戒。他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声音微微地颤抖: “你愿意与我共同走完下面的一生吗?”


   牛岛若利怔住了。像是过了很久很久,久到及川彻忍不住在北风里打了个寒战,牛岛若利接过了那个盒子,挑出其中略微小了些许的那枚,替对面的及川彻戴上。


  “乐意之至。”


  啊,小牛若的手也在颤抖啊。


  替牛岛戴上戒指的及川彻忽然松了口气。


  那张沉着冷静的冰面下,是一池漾开的春水啊。


  心脏跳的飞快,轰鸣声快要震穿了鼓膜。牛岛若利宽大而温暖的手掌拂开了及川彻的刘海,拇指轻轻描摹着他的嘴唇。他们在昏黄的街灯下,接了个浅浅的、甜蜜的吻。


   “你要对我说什么来着?”忽然想起了什么,及川彻赶忙问到。


  “这倒没什么。”牛岛若利将那束玫瑰塞进他的怀里,笑着说,“情人节快乐。”


   及川彻微微睁大了眼睛。小牛若这个样子真是可爱极了,他想。


   一个温暖的拥抱。牛岛若利低沉而又好听的声音落在他耳垂的边缘,他的侧脸不受控制地泛起了红晕。


    “我爱你。”


   二月的第一朵雪花落在鲜红的玫瑰上。


Fin.
 
感谢你看到这里!


标题:“爱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劫数。因为我把整颗心都输给了你。”


 

评论

热度(60)

  1. 阿大レモ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