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大

LOFTER老是抽

[劍三][策花][流光番外]好色是病

别说,艹他

開皇人:

---------------










江承SIDE




江承和馬延年剛開始交往的時候,有一陣子馬延年非常失常,切磋幾乎每把必輸,有時候半空小輕功跳著跳著也能栽下來,幸好到底沒把自己給摔斷腿,倒是把江承嚇出了一身冷汗,問了到底發生什麼事也不說,只是根本拒絕看他,鬧得江承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後來還是在符千放的提醒之下才省悟過來。




從那之後,好長一段時間江承都規規矩矩地穿著破軍或朔雪,馬延年的表現也就恢復了正常。




有同門調侃江承,說既然你情緣這麼喜歡你穿破虜喜歡到表現失常,那不正該攻敵以弱,穿著這身去跟他切磋讓他輸到底嗎?




面對此種調侃,江承只是高深莫測的笑了笑,並沒有回答他那光棍時間和年紀一樣長的同門。




戰爭的種類不同,手法也就必須改變。總想著要把敵人往死裡打那是錯誤的,在戀愛的戰爭裡,並不是誰佔上風誰就是勝者,而是誰能最大限度地將對方的心握在手裡,誰就是那個勝者。




更何況馬延年之所以切磋失常的原因他也很清楚,不就是剛開始交往還看不習慣嗎,這要是讓他看久看習慣了,以後他還怎麼靠著破虜露出來的那深V胸肌把人直接拐上床啊?他家潑辣又兇殘的霸王花只有被他按在床上的時候才會有羞澀癡迷的傻笑好嗎?若是讓他平常就看習慣了,那還玩個屁啊是不是?




他的馬軍醫相當好色,萬幸只對他一個人好色,若不能好好利用這一點,他江承就枉讀了那些兵法。




他家老馬的好色是病,但別治最好。江承很滿意。










馬延年SIDE




剛開始交往(或者說,剛發生關係)後有一段時間,馬延年切磋幾乎每把必輸。




癥結點他都知道,可是他真的沒有辦法解決,一切都是因為他單身太久的錯。尚未交往的時候,馬延年從不知道自己也有看天策胸肌看傻的一天;畢竟他平常就會滿營找人打架,還沒進天策當軍醫的時候看過的定國破虜天策也多了,從沒想到過不過是上了個床,他竟然就無法正眼看別的男人的胸肌,老想到當他們在床上的時候,江承壓在他身上,俊極了的臉因為情慾而扭曲,他伸手按著對方胸肌也不知道要推開還是要拉近距離,只能感受到那驚人的熱度,還有胸腔裡那跳得和他不分軒輊的心搏……




要死,一想到就不行了。




因此完全無法正常的和穿著破虜的江承切磋,甚至小輕功剛跳上半空,從上而下看見江承胸口的那兩彎弧度就心跳失速,腦子一熱就從半空中掉下來,鬧了好大一個笑話(小輕功沒飛好摔下來的萬花,呵呵)。江承嚇得半死,頻頻追問他到底是不是不舒服,馬延年根本沒臉說。



最後是符千放看不下去,滿臉鄙夷地去跟江承說他好色的這毛病很嚴重,腦補更嚴重,還請江爺換套盔甲穿穿,省得有人把自己腦補到摔死,丟了他自己的臉可不要緊,連萬花谷的臉給一起丟了,可就對不起師門啦。




後來江承就只穿破軍和朔雪跟他切磋了。




馬延年還沒來得及鬆一口氣,就發現江承不是不穿破虜了,而是在要欺負他的時候才會穿破虜,比如說他就會穿著破虜然後仗著身高優勢把馬延年按在牆上,身高才到江承耳朵的馬延年幾乎用眼角就可以看見那近在咫尺的溫暖胸膛,鼓起來的胸肌線條半隱半現的在黑色鎧甲之下,簡直看一看就要腦充血,更別提這還都是他的。




然後無法思考的馬軍醫就會被江軍爺抱回房間裡這樣又那樣。甭管他本來想幹麻,一概都是不會記得的。




好色是病真的得治。馬延年很煩惱。



评论

热度(13)

  1. 阿大開皇人 转载了此文字
    别说,艹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