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大

LOFTER老是抽

论宜居地点的选择标准

电化学应用的盐桥:

“有暖气就好了。”


真不是猫变的吗?


孙策瞥一眼窝在沙发里擦头发的周团子,把空调调高了两度。


“说起来,阿瑜为什么不留在北方呢?冬暖夏凉啊,多好。”


“南方有很甜的柑子。”


忽然想起来《江左》里周公瑾也是为一口甜柑子搭上了半生戎马。


——南橘北枳啊伯符。


那是一个心无旁骛剥橘子的侧影,日光擦过他的脸勾出浅色的轮廓,窗外的每一片叶子都舒展出大片柔绿的影子,托着果汁喷溅时跳跃的细小光点。使人想到光点中映出的、沉静虔诚的微笑,春阳潋滟得像有声音,笔触深情得滴水。


所以阿瑜你对甜柑子是爱的多深沉啊喂。


“你在洛阳看到的柑子未必不是塘栖树上的柑子,只是捏它的脸查它户口把人都吓酸了。本地的柑子听见你这样地域歧视也一定,伤心得不甜了。喂,再捏就不甜了,周老师。”


“这不一样,你看到郁达夫写福州的吃吃喝喝,看到我半夜照百度脑补的西施舌,把评论当私信又是问话又是撩人,最后还是想要到本地去尝,是不是?并且南方的甜柑子确实比北方的甜柑子要甜。”严肃学者脸。


松开橘子努力忍笑的周老师心说为什么放下纪传体放下笔记小说放下山海经放着那么多段子不扒去把郁达夫从头补一遍啊,不就因为他是富阳人,不就因为我心里,住进了另一个富阳人。


“……就因为柑子?”


“而且南方空气好。”


微信群里的照片孙策看过,俨然一个旱船借箭的新副本。


虽舆薪而莫睹,惟金鼓之可闻……中隐毒蛇,因之而为瘴疠;内藏妖魅,凭之而为祸害。降疾厄于人间,起风尘于塞外。


“奉孝刚从辽东回来,他那么百毒不侵的人,空气过敏。”


“大夫说叫水土不服。说真的,把水和土掺在零下十几度的西北风里,正常人都服不下去。”


“相比之下,东南沿海的潮湿多雨和煤铁贫乏就显得格外喜人。”


“何况江东风土虽好,怎及人情万一……”


他起身把毛巾归位,从茶几横隔里摸出围裙,在腰上勒一下,挽个结,低头认真把衬衫整理好。抬眼看看孙策若有所待的表情,忽然就笑开了。北斗未曾回南面,而吴郡的冬天春风乍起。各式的色彩和芳香溶在目光里调成一杯冶艳馥郁的鸡尾酒,直教人觉得醉了,起了花下酣眠的心思,也不曾善罢甘休。


“你就是我的故乡啊,伯符。”


“今天子明不在,你帮我打下手。”by周·深情不过三秒·瑜。


“呀?”


“他去拜关帝了。他姐夫在警司,逢年过节,总要拜一拜。”


后来的后来,两个年轻男子试图饮交杯酒。他们中间隔着一桌子菜。远看就像掰手腕,没人愿做先放手的那一个。


于是身量稍高的不得不小心衣袖,他开始担忧,如果酒没有被泼进菜汤里,他的衬衫前襟会被酒洇出新图案,还是被油渍滚一道边。


“交杯酒怎么喝才能不洒?”


“我也是第一次喝我怎么知道……”


“你手别抖。”


end


仍然是《丹青引》番外。


就当年更。


#南橘北枳梗:就是说江东水土好长什么都好吃长策哥也好吃,这样。


 @君子贞敬  一定要喂一个现架给你吃


去年的番外http://h20001109.lofter.com/post/1d041b35_9b92b2a

评论

热度(22)

  1. 阿大长木二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