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大

LOFTER老是抽

【三国众cp】有这样的哥哥们是种什么体验?

米普邪教教主x:

【基年重磅狗粮力作】


又名【身为三国众cp的妹妹,自家老哥当着你的面和对象搞在一起是种什么感受】


【姜维x钟会】


逼近凌晨十二点,你仍摊着作业本在白炽灯下奋笔疾书,草稿纸散乱在身旁。而家里每天自诩命定之人的哥哥却是已经熄灯,早就保质保量完成了功课,而且复习前面的顺便还预习了以后的。


“你这速度,等着明天挨罚吧——”某人睡前不忘耀武扬威地搭上一句。


excuse me?


什么英才教育啊摔!学霸了不起吗!学渣吃你家米了吗!等等这个不算……难道没人跟你说家妹有难应该支援吗!冷眼旁观活该你没女朋友啊!


边恶意腹诽着,中性笔却是戳出墨点渐渐离手滚落,高深莫测的公式扭曲成毕加索抽象画,头脑也愈发昏沉。


半梦半醒间模糊听得屋门被敞开,两个人蹑手蹑脚地猫进来。


“伯约你找,记作业本应该在草稿纸下面。”自家兄长压低声音,你迷糊中猛然感觉身子一轻,紧接着钟会身上那股清淡安神的薄荷香便侵入脑海。


给塞进自己的被窝里,并周整地掖好被角摘下眼镜,朦胧中似乎看到那两个人并肩而坐。


“字丑到本英才不想模仿……改天让她临摹爸的字帖。”


“下一道选D,钟叔所擅字体是行草吧。”


“这么说那丫头倒是得了真传……”


温暖的灯光打在他们身侧,给人莫名的安心感。竟坠入梦谷中去,一夜好眠。


第二天神清气爽地下床洗漱用餐,自家老哥赶晨读定是早走的。不曾想收书包时从夹层内落出两张便签纸:


『不早睡长不高,像你仲权哥一样——钟会字』


『听士季的话,有难题可以随时来楼下问我——姜维字』


  
【马超x赵云】


“临近年关了啊,云哥你不准备有所行动吗?”你躺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刷微博,慵懒地问道。


“是有出去采购的打算,但商场的路……”他面露为难,停下了列清单的手。


“哥你比我多住了少说六七年啊x车到山前必有路,你总不至于看着自家亲妹除夕夜只能喝矿泉水吧_(:з」∠)_”


“说得在理,那就收拾一下咱们出去,”


你如承圣旨,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向了卧室,又以竞赛规程完成了衣服搭配,可谓万事俱备只欠亲哥。


因为人生地不熟算是半个宅男的哥仍在自己房间折腾。


你忍不住摸过去,从门缝听得微信提示音一条一条地蹦出来。


莫不是自家大嫂吗x感觉自己地位不保怎么办急在线等x


正准备上网求助时门终于开了,噫这个扎着利索高马尾配呢子大衣高帮皮鞋的人……怎么这么帅。


“哥你是准备随行艳遇吗?”你忍不住打趣。


“胡闹……”他顿了顿没再说下去,耳尖微微发红。


一路顺行无阻地到了商场,四周张灯结彩红艳艳的一片,颇有过年的味道。


赵云推着购物车穿行在食材区内,边挑选着蔬菜边征询你的意见。


“过年不吃外卖什么都好,糖醋鱼成吗?”


“嗯,孟起喜欢吃辣的,也可以考虑葱爆羊肉。”赵云思索二三从货架上拿了瓶辣酱。


“啥今年难道不在家过年?”你忍不住诧异道。


“早上和孟起商量今年凑合着过,不然我就该装饰家里了,”他耸肩,顺便空出手来揉了揉你的头发,“怎样,开心吗?”


“当然!啊好久没见孟起哥了他做饭也超好吃!”
你几乎就差原地翻滚三百六十度来证明自己没有做梦,这两个居家必备男人如果联手来桌菜那就是标准吃货福利啊☆


大包小包满满的拎出超市,不出所料望见了路边那辆银白色的跑车以及迎上来的孟起哥。


等等,有什么地方不对。


这个同样扎着利索高马尾配呢子大衣高帮皮鞋的人是谁啊x


“你们两个出门前微信在聊怎么穿更般配吧x”你捂着脸,表情是难以言喻的生动形象。


马超嘿嘿一笑,扯着袋子塞进后备箱。


坐在副驾驶的自家老哥直到下了车也是一脸懵逼:“大部分聊过年的安排,最后让我发了张照片给他……”


“啧啧啧,”你看着那两个帅气拉风又登对非常的男人痛心地下了定论,“自古深情留不住,总是套路得人心。”


  
【刘备x诸葛亮】


你正为收到喜欢的人拒绝短信而黯然神伤,天知道这几个月你如何认真地去揣摩那人的心思。


越想越气,而且不想保持微笑。


手机没电便被丢进了床下,房间窗帘每天都是紧闭,朋友圈也开始疏远,一连几天更是魂不守舍。


周末浑浑噩噩不知多久,傍晚因饥饿感睁开眼睛便看到床边关切地望着你的人。


“哥……?你不是在留学住校吗怎么……”摸索着打开床头灯,回神时手里递过来杯温热的水。


“你们班主任打电话给我了,你孔明哥也多少了解到消息,现在振作起来听我说。”你小口地啜饮着温水,安安静静地听他讲道理。


心理点拨战并非没有人做过,到底是徒劳,可这个自小就无比信赖的哥哥所说,却是仍要听的。


一番言传身教的勉励随着杯中热度传至四肢百骸,他看着你眼中渐渐焕发出的神采,不禁欣慰。


“最优秀的男生才能配得上你。”


跟在自家老哥身旁,时不时补充的诸葛副班长突然幽幽冒出一句:“也许不仅限于男生……”


???


很久以后当你和喜欢的姑娘定居异国时,也常会想起那位已正式进家的诸葛副班长,不禁感叹窥天机之卧龙,果真名不虚传。


  
【司马昭x司马师】


你正揽着秒杀抢到的b站限量手办无比陶醉,摩挲半天后依依不舍地束之高阁,跟着同学去参加假期补习。


被高数折磨得头昏脑涨地回家,扔了书包只想和手办一起热炕头时眼前却是一片狼藉。


身首异处的手办凌乱地堆在地面上,自家亲哥司马昭正像个考古学家般拿着502拼残肢断腿。


你愣了二十秒,果断退出去带上门后面无表情地又进了一遍。


不是做梦啊。


“啊刚一时兴起舞了会剑……和子元又切磋了武艺……”自家老哥讪笑着继续摆弄手办残骸,“压岁钱刚到手或许能赔偿你部分损失x”


但是当他通过搜索引擎查找出价格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子元!!江湖救急啊!!”


“哥午睡刚起就去图书馆了。”你脸色阴沉地往门边一靠,摆明了得不到善后不罢休的态度。


沉默对峙五分钟。


“……一年QQ会员,两年贴吧会员。”他妥协道。


“加上高中三年所有教辅资料钱,还有你那个王者荣耀永恒钻石段位账号。”你趁机敲竹杠。


“……上辈子欠你的。你就看上我那个昼夜联机打出来的号了是吧x”自家老哥忍痛割爱的表情简直精彩。


“差不多,偶尔收收渔翁之利而已。”你笑的春风得意,心中的小算盘更是噼啪作响。


梁子算是结下了,但从小至今的世界大战也不差这一场。


家里两个亲哥哥性格迥异,要不是长得七分像还真得怀疑DNA排列构造。


简单概括就是:吃的玩的新鲜东西司马昭没有不和你抢的,难题怪题疑难杂症没有司马师不会帮忙的。


所谓哥哥的光辉形象,高下立显。


但诚然在关键时刻,这两人总是会共同挺身而出。


你仍记得当年花样追求过自己的不良少年,以及每每遭遇都尴尬至极的场面。


家里哥哥们都有目共睹,决定不能让好白菜这么给猪拱了,于是毅然决然地出手。护送放学第三天终于又逮到了人,而且不准备放过他。


简单概括:一个负责揍着威胁一个负责思想教育,可谓中西合璧。


“想追我妹妹?你是级部第一吗?”司马师皱着眉头打量着浑身劣质烟味道和纹身贴的不良少年道。


“就是啊你有王者荣耀最强段位吗诶老哥你别扯我……”司马昭仗身高优势揪着对方领子,被自家大哥扯后恢复了严肃。


虽然不记得剩下的具体情节,但总之这番从身体到精神上的鞭挞最终一劳永逸地解决了问题。


可喜可贺。


   


【孙策x周瑜】


消毒水味道在病房内无处不在,白大褂的护士于走廊来往穿梭。
“烧还没退,伯符你再去要个冰袋来。”公瑾哥甩着温度计急急忙忙命令着,自家亲哥领命而去。


你浑身无力地瘫在白色被褥里,迷迷糊糊地感觉脑海中可能有锅沸腾的开水,以至于连方向都辨认不来。


没会儿自家亲哥风尘仆仆地又赶回来,另一个寒冷的医用冰袋又覆上了头顶那锅开水。


“伯符,我出差的五天究竟发生了什么?”沉默良久后周瑜问道。


“公绩和兴霸叫着出去喝酒,她在客厅里开着十六度空调睡了一晚上……”越说到后面自家亲哥的声音越小,几近到了微不可闻的地步。


“你就是这么照顾妹妹的?”周瑜从抽屉里拧开瓶医用酒精,持镊子用棉花球蘸着涂抹在滚烫的手臂上,“跪三天的古琴,不许用卧室供着的那把,用你刚买的。琴弦断了就再买新琴。”


“是是是……下次绝不喝到彻夜不归了。”他走到你身边,用冰凉的食指从脑后轻轻地按压着周瑜的太阳穴。


“上隔壁床躺会吧,待会爸可能过来。”


“嗯,这瓶挂完我就去。”周瑜看了看支架上剩余三分之一的吊瓶,坐着没动。


自家老哥索性也拖着凳子到他身边,脱下外套叠起来垫在你手下。


周瑜的时差还没完全倒过来,很快便昏昏欲睡,孙策便不顾他轻微的挣扎将人抱到了隔壁病床上。


他叹了口气,回来试了试你额头的温度,摸过柜上被甩好的体温计准备再测一次。


如坐针毡了五分钟抽出来对着灯光察看,三十七度二,勉强退烧。


眼见药液气泡已到底,孙策也懒得起身按铃喊护士,索性小心翼翼撕开医用胶布,拿出棉球利索地抽出针来。


接收到你探寻的目光他似乎有些得意:“当年公瑾不注意身体感染了肺炎,经常半夜要拔针,护士又不能及时过来,你策哥就无师自通了这招。”


他换用掌心按住手背上的棉球,以便更好地将自身温暖传递给你。


“你啊,下回关空调回房睡,可别为等我又病得这么严重,让你公瑾哥提心吊胆这些天,过两天你亲哥膝盖也得疼好几天。”自家兄长一脸苦大仇深。


你闻言不禁笑出声来,隔壁病床的周瑜也披衣而起,来到病床前俯身抵住你的额头,确认不再发烧后将温润的手掌覆上了孙策的手背。


他们相视而笑,异口同声地道:
“回家吧。”


   
【曹操x郭嘉】


暮色西沉,终于结束了晚课的你背着繁重的课业准备回住处,想要偷懒便抄了人迹罕至的近路。


屋漏偏逢连夜雨,刚硬着头皮走了五十米左右就被一伙四五人横刀阔斧地拦下,张口就要勒索现金。你自知不应纠缠,便强装镇定地将生活费交了出去,本以为会被放行,可那群地痞流氓却更是得寸进尺提出了搜身的无理要求。


你呼救两声未果被逼至墙角,内心惊惶之余却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不禁悔恨起走小路的决定,泪水漫上眼眶。


将要认命之际半块残砖却破空袭来,正砸中其中绿色挑染杀马特的后颈,其他人猛然回头便见得另两个人强行加入战场。


“老大,这不是来截胡的吧?”其中的矮个子紧张起来,眯眼盯着渐渐逼近的两人问道。


“先打再说,管他娘的是人是狗,咱们人多。”


紧接着便是拉链声响,就着昏暗路灯能看出是锋利的冷兵器。你手心出了一层薄汗,瞅准机会躲进了不远处黑漆漆的建筑工地,而好战的流氓无暇他顾,纷纷拿出了武器。


摆开队列,尚未主动出击便被对面暗劲十足的残砖打乱了阵营,你担忧地看着那两个人如破风利刃般切入,一人身姿轻盈如燕,一人稳扎稳打下手毫不含糊,配合无比默契,如狂风扫落叶般将剩余几人放倒。


“老子的妹妹也是你们这些杂鱼能觊觎的?”那人拍拍衣摆摘下黑色口罩,清朗的男声却充满杀伤力。


你听到熟悉的声音不禁从隐蔽处跑出,像个孩子般扑进了他怀里,强忍的泪水夺眶而出,而他只是安抚地拍着你的背,更紧地回抱住。


身旁硬朗的男人替你接下了沾着白灰的书包,打理干净后将从那头子兜中搜出的生活费塞进了夹层。


警车闪着灯一个急刹停在了不远处,几个警员拎着手铐将地上昏沉的流氓挨个带进车里。


你宣泄哭累后困意上涌,自家哥哥便任劳任怨地将你背起,发间的深蓝耳饰熠熠闪光,像儿时无数个走夜路的晚上,那狡黠而清朗的月亮。


朦胧中两个人轻缓的脚步声回荡在马路,温柔的话也零碎地传入耳朵:


“不要怕,嘉和孟德替你撑起一片天空。”
     
     
【曹丕x司马懿】


“哥,我追了两年的一篇耽美竟然坑了qaq”


“据我分析这种衍生作品结局为达到悲情效果会BE,但不代表两个主角全然没有可能,”曹丕扶了把眼镜,“当然,剩下的需要自己脑补。”


“可是如果没看到结局我会吃不下饭睡不好觉内心焦虑啊qaq”你浑身低气压地趴在他的工作台上,愁云惨淡。


“拿你没办法……算了那我就放下连载帮着续写一段。”曹丕叹了口气,推开笔记本电脑接过你手中的平板扫描,开始浏览全文。


“诶哥最好了☆”目的达到你猛地起身,在准备尬舞表达内心的喜悦前被自家哥哥客气地送出门,并附带一句低音炮十足的“作业写完了吗”x


你瞬间心虚,脚底抹油地回了房规矩地摊开化学钻研。


熬了两个小时后屋门被叩开,精致的茶盘被端上书桌。


“累了休息会儿,题不会的话就问。”司马老师拍了拍你的肩膀,你报以微笑。


和年龄同自己哥哥差不许多的班主任住在一起,早些时候感觉甚是微妙。


但直到后来看到因作息不规律,身体不算太好的哥哥在司马老师的调养下恢复起来,才是真正将这两人画上等号。


管家般细心的司马老师,潜移默化地将工作狂的自家兄长变得温和,也使这个家多了份暖意。


“顺便借一下平板,我的没电在充。”得到你的允许,捞起床铺上的平板便继续回去办公。


周六清晨因生物钟依然起早,你踮着脚看到老哥的屋内仍亮着灯,不禁推门而进。


盛着隔夜凉咖啡的马克杯摆在一旁,显示屏结尾的fin格外显眼,他正伏案而眠,身边挂历被红笔圈出的“截稿日”尚在昨天。


司马老师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拎着外套小心地覆上那人的肩膀,顺便回身拉了窗帘后带门而出。


“又整晚上没睡,等醒了我教训他。”他摇了摇头笑着道,系上浅蓝色围裙开始做早餐。


煎蛋与火腿三明治的香气蔓延开来,你便知道是新的一天开始了。


   
end.
———————————————————————————————
算是充满糖狗粮和正能量的新年贺文XD
诸位不妨留言希望能做哪对cp的迷妹呢XD
拒绝回答的话在下就要全包了哈哈哈哈XD
食用愉快(。・ω・。)ノ♡

评论

热度(4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