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大

LOFTER老是抽

灰姑娘(一)

左瞳:

1。我是群里毒梗的搬运工。 @二泉
2。舞会时的维恰大概是女装,文里说再多的姑娘公主女儿,但是大家都是男身没有变,毕竟最后还要凭咚认人(不是)
3。我的童话梗勇利总是在第一章末尾才出场
4。ooc


从前,有一个富人叫做雅科夫,他曾经也是一个风流倜傥的男子,年轻时与芭蕾舞团的首席舞蹈家一见钟情并组成了一个幸福快乐的家庭。但是他的发际线一年比一年后移,在头顶形成了一个深深的凹陷并且毫不以为意。妻子莉莉安最终忍无可忍地提出离婚,临走前她将大女儿维克托叫到身边递给他一瓶霸王防脱并说道:“你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的发际线,千万不能像你父亲一样,妈妈走了以后还是会坚持寻找防脱发的秘诀的,你记得定时查收包裹。”说完以后她就提着行李箱走了。


为了纪念母亲,维克托将霸王防脱埋在了庭院的树下,大树吸取了养分,越长越高,枝叶繁茂。冬天来了,大雪在树上盖下白色的毛毯。春风吹来,太阳又卸去了枝上的银装素裹。冬去春来,人过境迁,富人又收养了两个孩子。


两个孩子在富人家中愉快地成长了起来,他们外表十分美丽,审美却有些奇怪。
二女儿波波维奇的是个杀马特,对自己的发型非常自豪,总是涂着紫黑的眼影和紫黑的唇彩,明明是一个笑容爽朗乖巧听话的人,却总是因为这方面的原因而在恋情上受挫,小女儿尤里则喜欢老虎豹纹这一系列的图案,是裁缝PICO太郎的忠实粉丝。明明长相精致却是个品行恶劣的俄罗斯混蛋,小时候就是那种能把追求者踩在地上踩脸的人。他们到来之时,就是大女儿开始深受折磨之时,两人都对大女儿冷色调的房间感到十分担忧,变着法地想要为他增加人气,把自己认为最棒的装饰品都摆到了他的房间中。于是维克托的房间反而变成家里看起来最杂乱的,杀马特和小流氓处处混搭,几乎引领了一代时尚。偶尔还会在染成紫色的貂皮大衣下面发现可爱的白色猫耳发卡,因为咯得维克托几天晚上都没睡好而被扔进了垃圾桶。


有一次,富人要到集市去,他问自己的三个孩子,要给他们带什么回来。第一个说:“可以的话希望能给我一个女朋友——呃眼影就行眼影就行,不过一定要是紫黑色。”第二个说:“豹纹大衣啊!要不带老虎的也行!”他又看向自己的大女儿:“你想要什么呢?”维克托说:“我倒是没什么想要的。亲爱的雅科夫,就把你回家路上碰到的第一只动物带给我吧。”


富人回来时,他为前两个孩子带回了他们想要的眼影和大衣。在路上,他停下歇息的时候,掰开集市一个老板娘送给他的温泉馒头,刚吃掉一个,低下头就看到剩余的四个馒头全部消失,旁边一只狗伸出舌尖舔了舔他的手指,把最后剩下的一点渣也添了个干净。“......”富人想起大女儿的话,将狗抱上了马车。回到家时,他还没有说什么,狗就从他的怀中跳了出去扑向了维克托,伸出舌头舔他的下巴。


“唔......好痒,等一下......哈哈哈哈.......”维克托把小狗抱得远一些,然后低头用鼻尖蹭了蹭小狗的鼻尖,“你真可爱。”


维克托为小狗取名为马卡钦,每天都带着它在庭院的大树下嬉戏。不知道是否也是霸王防脱的魔力,小狗很快从两个巴掌大长到了半人高,维克托每天都与马卡钦交谈得很愉快。后来他想要什么,马卡钦都会为他带来。


国王为了给自己的儿子胜生勇利选择未婚妻,准备举办一个为期三天的盛大宴会,邀请了全王城年轻漂亮的姑娘来参加。王子打算从这些参加舞会的姑娘中选一个作为自己的新娘。富人的三个孩子也被邀请去参加。富人请来自己的前妻教孩子们跳舞,虽然大家都不愿意去,但波波从来是个乖巧的孩子,而尤里则格外惧怕莉莉安,于是只有维克托勇敢地抱着莉莉安晃了晃,提出了请求:“我不想去。舞会有什么意思,听说王子胖的像猪一样。而且家里的礼服都是尤里和波波买的,实在是太丑了,在那样的正式场合首次的华丽登场,不穿的好看点怎么行。”可是莉莉安说国王一家几乎从来没有担忧过发际线的问题,一定要抓紧这次机会。维克托不断地哀求着,为了摆脱他的纠缠,莉莉安最后说道:“我把这一满盆豌豆倒进灰堆里去,如果你在两小时内把它们都拣出来,你就可以不用去参加舞会。”维克托站在灰堆旁边发了一会儿楞,试着伸出手去捡了一颗豌豆,然后就拍了拍手上的灰优雅地站了起来:“好的,母亲,我去。”


但是果然还是无法接受,维克托穿着紫色的魔法师一样的礼服,扯了扯领口的宝石绝望地跪下去抱住了马卡钦。


“马卡钦啊!请你帮帮我,
请你摇一摇尾巴
为我抖落纪梵希礼服一整套”


他的朋友马卡钦摇了摇尾巴,为他衔来了一套纪梵希的礼服和一条黑色的内裤。收拾打扮,穿上礼服之后,维克托在他两个姐妹之后来到了舞厅。穿上豪华的礼服之后,他看起来是如此高雅、漂亮、美丽动人极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被他吸引。而他习以为常地摘下眼镜甩了一下头发侧过头对着所有人眨了一下眼,全场都开始窃窃私语,讨论这就是是哪个国家的陌生而高贵的公主。尤里撇过头不屑地切了一声,王子的脸则“腾”得一下烧得通红。维克托注意到了王子痴痴看着自己的样子,笑着走到他面前伸出了手:“您想和我跳舞吗?可以哟。”

评论

热度(55)

  1. 阿大左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