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大

LOFTER老是抽

【佐鼬第一弹】继承的罪孽 - 01

✔幻术有
✔甜虐不知道应该亲妈
✔肉看心情
✔生子有不过不是女体
✔弃坑前奏
✔撸主是个有个性的人

准备好的,就浪吧~!

第一章 黑白

刮起一阵的微风,吹着木叶的气息,起起伏伏的呼吸让人沉醉在这安宁的时刻。

草坪上躺着一个人,闭上眼睛感受着那曾经的过去,一段段开心的回忆是属于他们宇智波家。

隐约地看到有个小孩安静的坐在房里玩着小恐龙布偶,当听到哥哥回来的声音就把心爱的玩具扔到一角落急不及待扑向比自己高一个头的孩子怀里一边嚷着陪我玩的话,让爱惜弟弟的哥哥也不忍心拒绝。

当从后山玩捉迷藏,见识到哥哥学到新技能后回家向爸妈炫耀自家哥哥的厉害,却听到爸爸对哥哥抱着重大期望心理有点委屈,自己也是爸爸的儿子,为什么就不能从他口中说出一句儿子让他自豪的话,是对自己,不是他。
依稀一家四口温馨地生活,是叫做幸福。

却被所谓的天才哥哥无情的破坏,虽然那场决斗结束以后他知道更多真相,然后也跟他合作阻止兜的计划时终于从他口里知道了一切......过去的一切都是在哥哥的计算中,真正的天才吗?

为了我......

蓦然,他用食指跟中指轻戳额头,时间似是被扭曲,今日的一切都不存在,佐助像是从梦中醒来,怀着试探的步伐窥探着这个世界,不,应该是他们的家。

听到嘈杂的声音,是母亲在跟父亲说话,冷静地拉开纸门,母亲跟父亲样子都变得.....有点老了?

有点沙哑的声音喊着佐助过来吃饭,中分的刘海遮挡着他的表情,迟疑地不敢踏出一步。

「哥哥在哪?」

他知道,没有哥哥的世界都只不过是世界在蒙蔽自己的双眼,是双眼欺骗了自己。

「哥哥在哪?」

忍不住对眼前的一切大吼,他不在意此时的父母脸上死寂的表情,压抑的空气引发出他不稳定的情绪。

「哥哥不在。」

手抖着拿出草薙剑,砍上那虚幻的影子,一划过,像一张纸的断开了两遍,黑白的画面被一滴一滴的血沾上,心很痛。

「父亲,母亲,对不起。」

被切开的纸背后出现了彩色的画面,光一点一点从另一边透过来,让人期待的色彩斑斓,那个人就在前面?
迟疑的步伐终于踏出第一步,心跳的声音像是催促自己,小碎步跑到在遥远的对面背向自己站着的人,而他站的地方正是悬崖的尖端。

是心的另一边。

跑过盛开的花朵,青葱的绿草,他感受到生命的存在,因为哥哥他终于回到他的身旁。

颤抖的手伸前又放下,难以置信的表情,似曾相识的,就是最后一次见到哥哥那个样子,那次来不及说的话,来不及的挽留,还有,来不及的爱,种种的遗憾毫不保留变成了坚定。

从后环抱鼬,把头垂在哥哥的肩窝,温柔无比,宇智波家族的衣服,跟哥哥熟悉的味道,此时此刻,紧紧抱紧的手告诉着鼬以后宇智波鼬的命运就是宇智波佐助所安排。

为了你......

哥哥,以后也不要再让你一个人决定所有,是我们两个。
鼬的月读里,让人对时间感到绝望,对生命的放弃,意志渐被磨灭,失去对现实生活的希望。

但黑白不是属于鼬的,因为佐助,白色渐渐腐蚀掉黑色,却被一滴鲜红红染得黑白不剩,那是新的生命,新的开始。

TBC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