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大

LOFTER老是抽

「HQ!牛及」即使是萬人迷也是會不安的

Hee:

*短篇、ooc可能有
*私設、大學生同居
*只想寫不安寂寞的大王還有無限寵溺的牛總





*


及川相對於牛島來說是比較喜歡撒嬌的,由於不能常見面平時只能靠紙條或手機簡訊來聯繫,對於及川一長串的訊息及顏文字牛島的回應如同他本人一樣乾脆、俐落,也讓及川覺得有些脫力常常抱怨難道不會哄哄我嘛再怎麼耿直也要懂及川先生的心啊,牛島只是冷靜的回應他「我對你是真心的。」「......」。

及川生氣的把手機丟上床也順便把自己甩了上去將臉埋在枕頭裡,真是的一點都不浪漫!明明就是在同間學校可讓及川覺得兩人的距離特別遙遠,最可恨的是兩人還同社團。最近忙於課業的兩人見面時間只有社團活動,可有時候忙到翻的牛島連社團也不會參加,當然及川也是。雖然是同居身分,但忙起來連正餐都不能好好吃的兩人回到家也是看著對方入睡的臉而不忍叫醒對方。

牛島就讀的醫學系隨著年級的增加課業也越來越重,有時候因為實驗的關係還必須待在學校,常常回家只有一人的及川就像獨守空閨的怨婦,雖然寂寞但也沒辦法,為了兩人的未來共同努力以這點來說就無法埋怨跟對方相處的時間根本不夠。


某天早上沒課的及川心血來潮做了便當打算到牛島所在的醫學系給他個驚喜,想著最近回家都要摸黑開燈即使入睡了也感受不到另一床邊的溫暖,實在不想穿著牛島的襯衫抱著他的枕頭來想像牛島就在身邊,此刻及川只想見到牛島本人,擁抱他,這才是最真實的。


*

醫學系的格局讓及川每看一次就會忍不住讚嘆,誇張的大,想起牛島之前就讀的白鳥澤也是。

「小牛若非大間的不讀嗎?也是,對於你們來說一般的小格局還看不上眼。」對上及川饒富興味的臉,牛島回答。

「我是婦唱夫隨。」當然之後不免及川的一陣咆哮。

想到離牛島更近一步的及川嘴角上揚的角度越來越大,心也砰砰砰跳的好快,這樣就像情竇初開的少女呢,不過及川不討厭這樣的感覺,有個人在心裡是想到會泛起漣漪,不論開心、難過、吵架都只想跟這麼一個人,誰都替代不了的人。


及川走進醫學系一路上每個學生手上的書一本比一本厚,整條路充滿書卷氣及課業的討論聲,以白色為基調的大樓延伸到了裡面,實驗室、教室、辦公室除了張貼海報獎狀的地方外每一處都是白色的讓及川有來到醫院的錯覺,順著樓梯到三樓的教室記得牛島這節課好像是解剖學來著,及川就靜靜的在外等到鐘聲響起,原本寂靜的走廊有了生氣,學生陸續走出教室沒了剛剛上課的嚴肅氣氛及川可以看到大家的臉上有了一絲放鬆,等到牛島出來已經過了五分鐘,看到自己戀人的牛島忍不住挑了眉,正當及川想來個重逢的擁抱時不速之客總是這麼出現了。

「牛島同學方便一起吃午餐嗎?我有些問題想問你。」

及川看著站在牛島右邊的女孩個頭不高即使直挺挺的站著還是只到牛島的胸口,及肩的頭髮修了層次染髮的關係給人看起來清新可人的感覺。不過怎麼會跟小牛若搭上邊,在牛島來不及拒絕時及川先開口答應,沒錯,需要好好的了解接近小牛若的人。


*


簡單做了自我介紹及川知道了這個嬌小的女孩叫川口跟牛島一樣是白鳥澤的學生,知道了牛島的存在後徹底成了迷妹,還追到大學來了。到學生餐廳吃飯的三人選擇角落的位置,一部分牛島不喜歡太吵的環境,一部分及川想要低調,可惜事與願違。及川送走跟他搭訕的第十人後對上川口羨慕的眼神時及川衝著她笑了笑,川口不禁臉紅,牛島蹙眉。

「及川同學很受歡迎呢!」
「誒?有嗎?川口同學過獎了。」

坐在一旁的牛島吃著及川準備的便當不是很明白及川邀請川口一起吃飯的用意,還有坐他右邊的川口剛剛說著有事要問他現在反倒跟及川熱絡的聊起來了。說起來自己也好久沒看到講話的及川本人了,最近不是看著對方入睡的樣子不然就是靠留在桌上的紙條還有冰冷的文字簡訊,即使是不善表達的牛島也一樣,會感到寂寞的啊。

「其實牛島同學也很受歡迎哦!常常一堆學妹在教室門口等著呢,可是牛島同學看都不看一眼應該是有戀人了吧!」

不太習慣成為八卦焦點的牛島有些不自在,川口帶著肯定的口氣說著可心裡透露著疑惑,以各種名目接觸牛島從高中就開始注意牛島的她認為對方是單身只是想要親耳從對方口中說出,確認之後她就會告白。

「嗯,我有!」
「噗!!!!!」
「???」

對於牛島的坦然及川忍不住噴出正在喝的湯,就連一旁的川口也傻眼了,心裡頓時好失望好像有人拿著扁鑽扎著自己的心


慢慢的、
深深的——



「那是個怎樣的人呢?能讓牛島同學這麼上心一定是很特別的人吧!」基於比較心態川口心裡滿是難過還是想知道自己關注了好些年的人到底跟什麼樣的人在一起。

一旁的及川則是忍不住冒汗,他跟牛島之間倒是沒有約定過不能公開什麼的,只是這一般也沒什麼好講的除了他們以前較好的隊友外幾乎沒有人知道,然而現在牛島卻一臉整正經的要全盤托出的樣子,手心的汗冒了出來讓及川趕緊用餐巾紙擦乾雖然效果不大。

「他是個受歡迎的人,長得很好看,雖然有時壞心眼但又很會撒嬌是個讓我放不下心的人,對吧及川。」

「及川同學也認識嗎?牛島同學的戀人...」及川看著失望的川口很明白她是失戀了,但小牛若也真故意,這是要自己當壞人嗎?

正在思考要怎麼回答的及川感覺到小腿肚的奇怪觸感嚇得低頭看了看,是牛島在蹭他...有些後悔穿七分褲的及川更不爽的是被穿著牛仔褲的牛島蹭著自己,有種酥麻的感覺,牛島過高的體溫從牛仔布料傳過來燙的嚇人。桌上還是一個面癱樣,可桌下竟然做這麼大膽的事、


學壞了——



「及川,你還好嗎?怎麼臉這麼紅?」面對牛島"好意的關心"及川無語,不是你害的嘛!

「呃、對,我認識,小牛若真的有戀人......」
「真的像牛島同學說的那樣嗎?」

「沒那麼誇張啦,是小牛若情人眼裡出西施,他的戀人才沒...」

「及川,你不是我你不知道"他"對我有多重要。」


及川想要否決的話被牛島打斷,不禁及川連川口都可以感到牛島有些生氣還帶點急躁。

「既然你這麼會說那幹嘛還問我!整天實驗實驗的都不回家睡覺你的戀人覺得很寂寞這你也知道嗎?!」


突如其來的怒吼讓及川大腦有些缺氧,知道自己失態的及川也顧不了那麼多,可能是最近又恢復到一個人的感覺,明明以前沒有牛島也過的很好,但每次回家寂寞襲來的感受讓及川覺得心慌,隨著戀人的一舉一動而牽動著自己的心,自己可能是比想像中的更喜歡牛島。

「抱歉,嚇到你了川口同學。」
「嗯...沒關係,及川同學還好嗎?」
「可能是最近有點煩了,我下午有課我先走囉,掰掰。」


落荒而逃的及川完全不給牛島解釋的機會,及川也不知道自己再氣什麼,但一看到牛島若無其事的耍嘴皮子就不爽,這樣不就顯的自己的在乎有多蠢,真是糟透了。


*


下課後及川也沒心思去社團打算直接回家,跟牛島租的房子離學校不遠,走路就可以到的距離,及川也放慢腳步整理自己的思緒,手機在口袋裡的震動讓及川回過神來,看到傳訊人是牛島時及川還是忍不住期待,至少道歉,不甜言蜜語也沒關係。

「今晚做實驗不回家睡。」


及川氣的臉漲紅,明明中午的時候自己生氣了,等了一下午收到的訊息讓及川徹底失望了,他是知道牛島的個性本來就是這樣,但親自體會到的時候那種感覺還是很差、也好想哭。

行屍走肉的情形就像及川現在這樣,做什麼都不上心也沒了動力,自己是想傳訊息給牛島的,可是從頭到尾在生氣的好像只有自己說不定傳了還會讓牛島覺得莫名其妙——

晚餐隨便解決後也讓自己洗個澡放鬆,身為設計系的及川也是有很多作業要處理的,開了電腦把前幾天有些延宕的進度趕上,牛島曾說及川只要全身貫注的話常會忽略身邊的事,因此被規定要吃飯洗澡後才能寫作業的及川也倒成了習慣。

將資料存檔後及川摘下一直戴著的眼鏡,揉了揉眼睛好像用眼過度眼睛有些血絲,將身體整個埋進椅背的及川覺得全身肌肉得到放鬆,環顧了書房四周他記得這是牛島整理的,不管及川弄的多亂牛島總是不發一語的收拾好。拿起有兩人合照的相框及川把它貼近左胸口的位置,只有這樣才能感受牛島在自己身邊。


*


回到家的牛島開了門換上拖鞋進客廳後開燈把大衣脫了下來,緊繃的臉上有了一絲柔和。或許是最近回家都直奔臥房睡覺不然就睡在實驗室好久沒仔細看看客廳了,兩人是有規定打掃跟做飯的日期,但最近自己不在家的機率太高了原以為及川會弄得一團亂想不到整理的井然有序,真是個標準的賢內助。

走到書房的牛島發現燈還亮著,開門之後想到及川驚訝的臉牛島就覺得心情特別好,是該好好補償自己戀人了。

眼前的及川整個人蜷曲在辦公椅上呼吸平穩,牛島靠近可以聞到沐浴乳的香味就連眼睛下的黑眼圈都看的一清二楚,想到最近無法好好陪及川還有今天中午自己做太過火了。


以公主抱的方式將及川抱進臥室以身形來說牛島抱著絕不輕鬆,相對如果清醒著的及川是不會讓自己這麼做的。等牛島再度回到臥室已經過了半小時全身沐浴過後讓牛島覺得舒服鑽進被窩裡把戀人擁入懷中在額頭上輕輕落下一吻、

你的心情我怎會不知道、
所以我才這麼努力提早把作業完成—
而且你也很努力了
再對我任性一點也沒關係 .
因為你是我那重要的人吶——


*


沈睡的及川感覺有隻大手一直撫著自己的背舒服的讓他半瞇著眼看清眼前的景象、

「小牛若...?」
「嗯,是我。」
「你不是不回來睡、還是我在做夢?」
「對不起最近冷落你了。」
「誒?小牛若不用道歉的,你又不是故意的,況且及川先生也很忙的!」

牛島對於這樣耍嘴皮子的及川感到心疼,明明及川很寂寞的,兩人很久沒好好相處也是不爭的事實,可及川為了不想讓自己負擔硬是逞強說這些話。

及川以為自己在做夢可是牛島的體溫傳來讓他覺得好踏實還有牛島真誠的道歉也讓他最近心裡的鬱悶全都一掃而空,甜滋滋的。

「可是你一臉像獨守空閨的怨婦......」
「小牛若你、唔、」

不等及川說完牛島吻上了自己朝思暮想的唇,原本在胸口掙扎的手環住了牛島的脖子,過於緊密的親吻讓及川幾乎要缺氧——

「犯規、不可以這樣!我沒有原諒你,不可以碰我......」

「那要怎樣才可以原諒我。」牛島低沈的嗓音傳到及川耳膜,讓及川從大腦到背脊都發麻了,其實在牛島道歉的一霎那就都無所謂了,可是不能讓牛島那麼好過——



那、小牛若把眼睛閉上吧


*


走在醫學館的路上遇到不少人跟牛島打招呼,他也毫不吝嗇的回應,看的出來牛島若利同學心情不錯,可跟他對到眼的同學總會害羞的轉開頭,對此牛島也不以為意。再一個轉角就可以到教室的牛島不小心跟川口撞在一起,牛島只是稍微站不穩可背包跟課本還是掉在地上,身為女生的川口則整個坐在了地上。

「好痛......」

撫著自己脊椎骨的川口想要起身手碰到一旁的突起物順手拿起來看,什麼啊錢包嘛......折疊的黑色錢包大剌剌的敞開裡面是牛島跟及川站在一起的照片,撇開笑的耀眼的及川不說好像連牛島都笑了——


「抱歉川口,妳還好嗎?」

「還...啊!!!你的胸、胸...」


起身準備要把錢包還給牛島的川口抬頭看到的是穿著深色針織衣的牛島,V領設計還有材質讓衣服順著牛島的線條勾勒出壯碩的身材,不過讓川口尖叫的不是看到牛島的胸肌,而是胸口那些大小不一的吻痕,羞的讓川口別開眼,聽到牛島帶著寵溺的笑說著






他啊,不只喜歡惡作劇還是個愛吃醋的戀人——






FIN .

评论

热度(89)

  1. 阿大He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