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大

LOFTER老是抽

解宁:


朋友推荐听楠大典老师的《黒色のオーラ》。听了一遍整个人只想跪地大叫。

「いつもおまえがいるがら/夢を思い出す」

「あの日があるがら今が
あるといつか振り向くなら」

「栄光がこぼれ落ちて/光が消え去る間隙に/神に捧げるのだ 全力を」

卧槽。卧槽。卧槽。

真田你这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妈妈问我为什么在JR上的厕所里捂嘴想尖叫。

「光が消え去る間隙に
神に捧げるのだ 全力を」

这一句,啊这一句,我真心实意想大哭。我不管我真的受不了了。

那一刻,天照拢起自己的振袖、黑暗卷噬而来。
而我区区一介凡人,彼时却只想着拼尽性命,护奉着我那高高在上的神。
双手举贡着你,我的神明。


幸村那首回应的for yourself因为之前听过倒是没那么爆炸,只是这句:

「楽しい時 苦しい時 いつだって君がいたから 今のオレがあるさ」

因为你一直在这里;因为是你一直在我身边,我才能成为如今的我。

这句让我想起很久以前幸村的那首《宣告》。我本来想写一下关于这首歌的想法,因为我反复分析的时候越来越觉得,在这首歌的很多地方代入网球并不能解释上下文,但是(虽然有cp脑之嫌)代入真田是十分契合没有无理之处的。
因此我个人总感觉,这首歌至少有一部分,并非是幸村唱给网球运动的,而是唱给真田个人的。

《宣告》里有这一句:

「いつだって そばにいた
これからも?」

(你说)无论何时 你都将伴我身侧

但今后也会吗?

会。

他会。


いつだって あなたがいたから 今の君がある。

而你也知道了。你也知道了。

在你倒下的时候你以为你再看不到,听不到,说不出,动不了;全世界切成雪白花色,却有一飒玄色硬生生刺进你的眼眸;你听见有人大喊「ゆきむら——」仿佛要把地面都喊得震动,接着你被捧了起来。
急切地,紧紧地,小心地、温柔地,一双手把你圈在怀里,那胸膛鼓动着心脏和血液急速运动的声响。听起来那么激烈、那么健壮。那么悦耳,如临圣堂。

「绝对、绝对不要放弃啊!!」

好多年没见到他满眼眼泪,尽数落在你肩上。

他以为他是在捧着自己的神,他知道其实是他死死拽着他向上向上,朝着生的光明处爬去。


你说, let me set you free.
可是他怎么会放你走,你怎么会放他走。你们在彼此身侧才得以自由。

如作者在他们五岁初见的章节末尾所说:

“让我们祝福这一场相遇。”


真田和幸村这两个人,应该说是第一次让我意识到“原来这两个男孩子确乎彼此相爱啊”的角色。那时年幼,沉迷宋词和红楼无法自拔的时候被猛地塞了一口POT安利,之前的章节都感觉平平,结果看到幸村在夕阳满铺的桥上转过身,对真田伸出手的瞬间。

我觉得,啊,这是爱。


所以所以。

十年老粉不想说话只想哭。只想朝着大阪的夜空大喊——


我 站 的 cp 全 世 界 最 爱 彼 此
我 站 的 cp 就 应 该 马 上 结 婚

评论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