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大

LOFTER老是抽

花容月貌

廢紅:

感谢欧容和范桑特给我灵感

“嘁。你们富贵少爷呐,”司马伸出根指头凉凉点着曹二少面颊,“偏爱逼良为娼,劝婊从良。”
曹二给那细长手指点得一愣一愣的,想申辩说是出于爱他,又记起他脾性,便把话捺进肚子里。
司马不爱追究他脸上变换神色,很守交易本分的去吻对面少爷。既是出来卖,要秉契约精神,付了钱便是要侍候的主。
曹二被吻得失神,他想司马从不肯叫他名字,大概于他这样的|鸭|,每位主顾都是一般儿面孔一般儿人。
冲动往往无端,他忽然欲做第一个能叫司马记住的恩客。
“你要是不肯离这行当,那我们一起做生意。就住在这里。”曹二少觉自己真是豁出命去了,为他,一张脸皮子也可甩地上由人踏踩。
司马曼声笑,眉眼如飞,“当真?”

———————————————————
总觉丕司马是挺热的西皮不缺我一个,还是致力垦荒比较好

评论

热度(21)

  1. 阿大鹤讶雪 转载了此文字